“也不用特意强调我没有到最后一关吧。”大古‘不满’的嘟囔着:“我也没办法啊,同期的很多都是旧防卫军出身的飞行员,我很吃亏的。”

    “但你最终还是入队了,说明坚持更重要。”

    “总监给我的机会,不然我应该现在还在运输部,或者坚持不住退出。”

    “其实我一开始是反对总监的安排的,觉得这样对其他落选的人很不公平,”宗方双臂放在栏杆上,说出了当年的‘隐秘’,道:“还向队长提出,不如让救了总监的人去其他的部门,比如情报局或者警务局,又或者去秘书处,但队长觉得技术可以后天培训,但一些东西却是天生的,所以也坚持给你个机会。”

    宗方说着伸手拍在大古的肩膀上,道:“不过你后来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短短的半年时间就拿下了所有的课程,让我都怀疑你在培训学校的成绩是不是出错了,否则前后为什么差距那么大。”

    “大概是在运输部里的那段时间教会了我什么叫坚持,其实入队训练中,我很多次在精疲力尽的时候都想过放弃,但最终还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大古说的云淡风轻,但都能想到那段时间该是多么的艰辛。

    从无数人中脱颖而出的精英都入队一段时间了,如果这是个赛跑的话,职业运动员已经先跑了很远一段距离,却要求还在起点的大古追上他们,已经不是‘强人所难’这个词所能形容的了。

    所以大古这‘后门’走的,跟爬山似的艰难。

    三个人就这样在初秋略带凉意的风中,诉说着各自曾经的梦想,谈论着过往时光,仿佛许久未见的老友一般,纵然大古不时的用眼神瞟一眼宗方,但宗方却仿佛捕捉不到一样,丝毫不提其他的事情。

    直至夜色渐深,宗方要带着大古返回临时营地了,才拿出一个具有远距离收发功能的耳麦,递向了千叶诚,道:“可以用这个联络,毕竟战场上,总不好拿手机。”

    “嗯!”千叶诚点点头,将其放入了背包里,站在观景台上,目送着宗方带着大古离开,突然开口道:“从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所以我们只能选择一个不那么坏的结果,然后带着愧疚活下去,这样...对吗?”

    宗方的脚步一顿,没有转过头来,站在那里说道:“是啊,我们只能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去寻找可能的共存,但无法共存的时候,哪怕没有什么过错,也只能消灭它。”

    说完后,宗方就大步往前走去,很快就消失在千叶诚的视野里,直至坐上德拉姆车,朝着临时营地驶去时,大古才终于忍不住问道:“指挥,他...你们...刚刚...”

    宗方突然很感慨的说道:“真的很卑鄙啊。”

    “唉?”大古一愣,不明白宗方这话什么意思。

    宗方自嘲般的笑了笑,偏过头去,望着窗外,不去看大古诧异的眼神,道:“他比大古你还小,才从学校出来,我们都还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呢,却要逼迫着这么大一个孩子去做,人类还真的是卑鄙呢。”

    听着宗方的话,大古想到了宗方递给千叶诚一个能够在战场上也能够很自然的联络的通讯器...

    战场?!

    大古明白了,也沉默了。

    这的确很卑劣,大古不想用这个词,但他们刚刚的行为的确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

    胜利队内部对这个怪兽如何处理都有分歧,丽娜甚至提出了为什么不能让这个怪兽继续沉睡的意见,大家都还想着做好人,却要他去做坏人,实在是...太卑鄙了。

    而千叶诚在目送大古和宗方离开后,就转过身来,趴在栏杆上,望着远方那座山发呆,他知道宗方的意思,tpc已经决定要消灭这个怪兽了,而宗方想让他在tpc尝试消灭怪兽却失败的时候出手。

    原因很简单,想消灭怪兽肯定要将其从山里面弄出来,把怪兽吵醒容易,想让他再睡着就难了,tpc收拾不了局面时,就需要迪迦奥特曼了。

    “呵!”千叶诚自嘲般的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道:“都已经做过好几次了,不过是再多一次罢了。”

    反正这个怪兽在原著中就醒来了,奥特曼保护地球,只因为地球上有人类,所以站在人类的角度上去做,没什么问题的...吧。

    千叶诚如是安慰着自己,却不由得抬头望向了星空,那里肯定有很多的闪电人在生活着,和人类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共存了很长很长时间。

    但现在就像过去很多曾存活于地球上的物种一样,闪电人也很快会成为地球历史上生存过的物种,只因为他们阻碍了人类的发展。危害到了人类的安全。

    一个新型物种的兴起,必然伴随着其他物种的灭绝,这是自然界很残酷的规律,不仅是人类,动物甚至植物皆是如此。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只是...

    人类多了个帮手,名为迪迦奥特曼的帮手,所以这场战争还未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果,除非闪电人能打败迪迦奥特曼。

    而他们也尝试过,集合所有闪电人,到达不适合生存的低空,只为个加佐特创造只合适的战场,发挥最强的力量,但加佐特还是输了。

    那一战后,闪电人就明白赢不了了吧,所以才会选择离开地球,去广阔的宇宙寻找新的家园。

    “迪迦的存在,也是人类发动战争的勇气之一吧。”千叶诚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念头来。

    其实在宗方离开前,千叶诚很想问‘如果怪兽平静下来,还会消灭他吗’,但到最后也没有问出来,因为答案不言而喻,连沉睡着的怪兽,tpc都想消灭,更何况只是平静下来的怪兽呢。

    共存的前提是不影响彼此。

    隔壁邻居关门声大点,楼上邻居凳子声大点,都会让人不适,而怪兽那庞大的体型,哪怕是站着什么都不做,都会让人类感到极度的恐惧。

    高斯里那么多温柔的怪兽,最后都被送往外星,而这里想找个温柔的怪兽,简直难如登天,拿什么去谈共存?

    想象吗?

    千叶诚摇了摇头,不再去思考这些除了让自己分心外,没有其他用处的东西,已经决定了的事,就不要想太多了。

    很多时候,对错可能没那么重要,因为角度不同,对与错也会随之改变,在这种时候,就只能按照心中所想的去做。

    蹲在地上,继续看着说明书搭帐篷,弄好后,铺上睡垫,钻进睡袋,然后闭上眼睛,再醒来会是新的一天,相信会变得更好...吧。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