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师你就饶了我吧 > 第十二章 被安排了
    方道闻很高兴,这趟真没白来。

    原本以为这趟活儿颇费周折,要耗费不少功夫,没想到半路出来个凌霄子,又是领路又是各种解释说明,最后完事还给钱!

    方道闻打开钱袋这么一看,嚯!一袋子金灿灿!比自己的脑壳还要晃眼……

    “凌霄子道长和我一样,都是纯朴的好人啊……”

    方道闻颇为感慨,虽然开口闭口都是“贫道”,但是凌霄子道长给起钱来丝毫不显得穷酸吝啬,大门大派就是大气!

    但是真正让方道闻觉得开心的并不是这袋子“金灿灿”,而是他扫灭地宫铜门那些妖魔后,发现的一样东西。

    这是一小块奇异的晶石,也就是鸡蛋那么大,通体金色,晶莹剔透,放在手里光芒流转,很是好看。

    方道闻能清楚的感觉到,这小小的一块金色晶石,在其内部,却蕴含着非常精纯的能量。

    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但能肯定的是,这是好东西!值钱!

    二师兄诚不欺我!

    方道闻回到隐龙寺的时候,已经入夜。

    寺里黑漆漆空荡荡,远远看去,只有斋饭堂还点着灯亮。

    放在平日里的这个时辰,师父师兄们早就用过斋饭,各自休息去了,但显然今天有些不太一样。

    难道是师父师兄知道我通过试炼考核,这会儿特意在斋饭堂等我回来?

    方道闻加快脚步,往斋饭堂走去。

    离得近了,方道闻听到斋饭堂内有人说话。

    说话的人不是自己师父师兄,而是一名陌生的中年男人,旁边还隐隐约约有个女人在啜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隐龙寺在偏僻的山上,距离最近的城镇村子都要十几里路,这世道人族式微,妖魔乱舞,寻常人到了黄昏就开始回家闭门。

    这么晚了,谁会跑到这种深山老林的寺庙来?

    方道闻没有贸然进去,他站在距离斋饭堂不远的地方静静的听了听,只听到那个中年男人说:“事已至此,你哭有个什么用?”

    那女人说:“我哭是没什么用,你这不哭的不是也没什么用?”

    男人幽幽叹了口气:“夫人说的很有道理……”

    简短的对话之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斋饭堂里传出阵阵淅淅索索的声音。

    随后,男人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夫人,别摸了……别摸了……”

    中年男人说了几次,女人显然是没听他的,片刻之后,斋饭堂内又没声音了。

    方道闻皱了皱眉头,这两个谁啊?听这声音不是在里面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一直占着斋饭堂,完事了就出来吧,我还要吃饭呢……

    正在这时,黑暗里探出一张大脸。

    这脸长得神鬼退散,在这深夜之下,寻常人见了非得直接吓过去不可。

    “小师弟……”

    方道闻循声一看,原来是自己二师兄梵海。

    “二师兄,这谁在斋饭堂里呢?”

    “哦,是路过的一对夫妇,来寺里借宿。”

    “原来是借宿的……”

    “小师弟,还没吃吧,跟我来伙房,我给那两位施主备了斋饭,也特意给你留了一份……”

    方道闻心里一暖,二师兄就是疼我。

    两人正要离开,忽然斋饭堂的门开了,一个儒士打扮的中年男人在门口探头探脑。

    看到是方道闻和梵海两个和尚,中年儒士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两位师傅,多有打扰了。”中年儒士一脸歉意的说道。

    “无妨,我师弟也刚回来……”

    “哦?如此说来,这位小师傅在斋饭堂外,是想进来用斋了,小师傅不如进来一起……”

    方道闻还没说话,一旁的梵海先答应下来:“这样也好,小师弟你且在斋饭堂等我,我去去就回。”

    说完,迈着步子走了。

    方道闻知道,二师兄这是给自己准备斋饭送过来。

    虽然长得五大三粗,神鬼退散,但二师兄真是绝世暖男,不仅是对自己,对大师兄和师父同样无微不至。

    两相对比,方道闻不由得感慨,穿越之前,自己家里养着五百多个漂亮女仆,除了好看之外能有什么用?只不过是一群机械又谄媚的工具人罢了,还是二师兄好啊!

    走进斋饭堂,中年儒士的夫人却没有上前打招呼。

    方道闻没有责怪,他远远见了对方的样子也是于心不忍。

    那妇人脸色苍白,双目红肿且无神,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妇人手里不断摩挲着一个小木盒子,嘴里念念叨叨的,时不时低声啜泣,一看就是情绪上受了不小的打击。

    “施主,尊夫人这是怎么了?”方道闻忍不住问道。

    中年儒士重重叹了口气:“让小师傅您见笑了,我家小儿前些日子突遭横祸,没了……”

    “家中就这么一个独子,内人有些受不住打击……”

    中年丧子,乃是人生大悲,方道闻同情这夫妇二人:“阿弥陀佛,施主请节哀。”

    中年儒士摆了摆手:“小师傅不必劝了,这都是命啊。”

    方道闻不好再将这个伤心的话题接下去,干脆问了些别的:“我师父师兄,可安排了二位施主今晚的住所?”

    “哦,小师傅放心,老禅师让我们二人用过斋饭,听刚刚那位大师傅安排。”

    “如此就好……”

    不知为何,方道闻却有些不好的预感,隐龙寺位置偏僻,平日里香客都很少,自从自己来了之后借宿的旅客从来没遇到过,寺里卧房不太宽裕,刚好住下四个和尚,这夫妇两人今晚借宿的话,必然要空出一间来,不知这一间安排谁的?

    正在这时,脚下地面震动,方道闻知道这是二师兄来了。

    果不其然,梵海提着饭笼,笑呵呵的走进斋饭堂:“来!二位施主,小师弟,一起用斋饭吧!”

    梵海声如震雷,块头魁梧壮大,再加上那张神鬼退散的脸,中年儒士即便心里有准备也吓了一哆嗦,整个人差点钻到桌子下面去。

    而在旁边,刚刚还哭哭啼啼,失魂落魄的夫人当场不哭了不闹了,手里的木盒子也不摸来摸去了,整个人直勾勾看着梵海金刚似的身影。

    梵海说完,开始从饭笼里取出各种素斋,时间不长,摆了不少。

    趁着梵海在这,方道闻问道:“二师兄,今晚上两位施主的住处是怎么安排的?”

    “哦!师弟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两位施主睡我的卧房……”

    “那就好……那就好……”方道闻心里暗自庆幸。

    就在这时,梵海呵呵一笑:“我睡你的卧房!”

    方道闻瘫坐:“完了,原来是我被安排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