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壁外的脚步声齐齐停止。

    与此同时,一股浓烈的煞气却在漆黑隧道内迅速弥漫。

    这股煞气就好似有生命一般,在四处搜寻着……

    方道闻站在石室之内,天眼通轻松穿过老道士设置下的“墙壁障眼法”,此刻,他总算看到外面站着的,到底是一些什么东西。

    这是一群士兵,身上披着的,是和轩辕军如出一辙的盔甲,这些士兵双目只有眼白,暴露在外的皮肤灰败不堪,他们手中握着锈迹斑斑的长戈,一个个死气沉沉的站在那里,如同一群巡逻于地府炼狱的阴兵。

    而在他们周围,有一团浓郁的灰色雾气四处翻腾着,方道闻看得出,就是那个玩意在操控这群“阴兵”。

    方道闻用天眼通观察着那群阴兵和灰色雾气,一张俊朗的脸上神色是饶有兴趣的样子,就好像小学生发现了一群有趣的蚂蚁。

    但在他旁边,老道士显然使出了浑身解数将他们两个的气息隐藏,那张几乎半透明的老脸上,如同老年人便秘。

    时间不是很长,灰色雾气没有发现自己搜寻的目标,又遁入那些阴兵体内。

    “踏踏踏”的脚步声再次响起,这群阴兵很快消失在漆黑的隧道内。

    又足足等待了小半个时辰,老道士确定这次危机算是蒙混过关了,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神色稍显放松。

    他轻轻挥动青铜令牌,石室内的符咒也随之被解除。

    做完了这一切,老道士这才看向方道闻。

    “小和尚,你是云光寺哪位大德之徒?”

    方道闻摇了摇头表示否认,双手合十攒了一礼,随后自报家门:“小僧隐龙寺方道闻。”

    “隐龙寺?没听过,你家师长是何人?”

    “家师云灯。”

    “云灯?没听过……”

    “你家庙里可还有其他什么人没有?”

    “还有两个师兄,大师兄禅空,二师兄梵海……”

    “禅空?梵海?没听过……”

    “加上你一共就四个?真没别的人了?”

    “没了……”

    “吾命休矣!”老道士一声悲叹,跌坐在地,神色间满是绝望。

    “罢了,罢了,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我凌霄子命该如此啊……”

    短短几句对话,老道士脸上的表情却从充满希冀到彻底失望,最后更是几声唏嘘,仰天长叹。

    “还道是,我那徒儿已经将消息送出,云光寺派人来此地助阵了……”

    老道士凌霄子声声的悲叹,言语间透着失望与不甘,随后,他又问方道闻:“小和尚,既然你不是云光寺弟子,那你是如何进入此地的?”

    “小僧是走路进来的。”

    凌霄子闻言,眉头一皱:这小和尚是不是脑袋不大好使?

    “道长,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方道闻问道。

    “贫道自然是从地宫入口进来……”

    “嗯?请问道长,这地方有几个入口?”

    “只有一处入口,而且被重兵把守,没有王道令牌无法进入,有资格持有王道令牌的,只有盈虚观观主与云光寺住持,既然你不是云光寺弟子,身上必然没有令牌,所以贫道才奇怪,你是如何进来的?”

    方道闻听了凌霄子的解释,心中更加笃定,这是自己二师兄给小师弟特意开的“后门”,这老道也说了,此地正式入口不仅有重兵把守,还需要特定的令牌,持有令牌的盈虚观与云光寺是什么门派,方道闻听都没听过,不过用脚想想都能猜到,肯定也是江湖上有名的大派了。

    能被大派把持,而且还要重兵层层把关,严加看管,肯定是藏着很多宝物。

    “二师兄为了我,真是煞费苦心了,不过既然是走后门,自然是不能乱讲了。”

    方道闻心思一转,对凌霄子说道:“小僧在练功之时,恰好发现了一处洞穴……”

    方道闻话还没说完,凌霄子却捕捉到了话里的关键:“一处洞穴?难道是贫道开启八门法阵,法阵之外也生了变化……”

    “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轮相,道入阵来……”凌霄子暗自推算,但是几番推算下来,都没什么收获。

    正暗道奇怪,忽然在石室外响起一阵阴恻恻的声音:“老臭虫,被我逮到了吧!这次,看你还往哪跑!”

    听到这阵声音,凌霄子骇然失色,那些离去的阴兵不知何时去而复返,而且这次来的悄无声息,甚至连那股气息都被巧妙隐藏。

    他在一瞬间做出反应,接连催动数道符咒妄图加固石室封印,可惜,还是晚了。

    等到凌霄子催动符咒加固封印的一瞬间,已经有不少阴兵抡动手中长戈,狠狠砍在石门道法封印上。

    “当!当!”阴兵每一次长戈砍落,石门上的封印就会衰弱几分,而此时的凌霄子,显然是力有不逮。

    倒是方道闻不住啧啧称奇。

    他从刚才就一直看着凌霄子施展各种眼花缭乱的符咒以及匪夷所思的道术。

    说实在的,他很羡慕。

    想想自己,会的实在是太少了点,驱魔除妖的手段更是堪称单调枯燥。

    凌霄子注意到方道闻一动不动,以为是小和尚已经被这种阵仗吓傻了,他无奈一笑,心里是万分的唏嘘。

    到了现在这种关头,以自己此时的状况挡不住太久,即便把那些阴兵杀退,也无力再战阴煞,到那时,他们两个都要死!

    他看了看方道闻,又看了看自己手里那支青铜令牌,神色间忽然现出一抹决然。

    自己死了没关系,但是此地的情况也必须让自己的师门了解,如今,自己前去报信的徒儿生死不知,这个小和尚是最后的希望。

    凌霄子想到此处,不在犹豫,连忙叫道:“小和尚!贫道打开另一处通道,你从那里离去!”

    “临走前,贫道将此物托付给你作为信物,你带着它离开此地!一路向前跑!千万别回头!”

    “若能逃出去,火速赶往盈虚观,找到我师兄宋雨寒!”

    凌霄子说完,一道符咒打出,在他们两人身后,一面墙壁嘎吱吱翻转打开,露出黑漆漆的出口。

    然而就在凌霄子打开出口机关的一刹那,石门封印突然崩解,凌霄子甚至还没来得及将青铜令牌交出,那只阴煞已经化作巨大的鬼物,伸着奇长的脖子,张牙舞爪的冲向二人。

    “你们都得死!一个也别想跑……呃啊……”

    只是下一秒,阴煞原本就怪异的声音突然变得更怪异,就好似,一只老母鸡被踩住了脖子。

    它奇长的脖子被方道闻随手一抓,握在手里,随后饱含佛门圣力的一巴掌拍出。

    “啪!”

    刚刚还凶狂无比的阴煞,连一句遗言都没来得及留下,直接被方道闻的圣力佛掌净化。

    进本时还好好的一个鬼,就这么直接,没了……

    很突然……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