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跳河自杀?这是不是死的太过蹊跷……”方道闻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太简单。

    “村人可有上报官府?”

    村长连忙点头:“我们是有上报官府,官府也派了人过来,只是什么都没查出来,最后衙役们认定是自杀,草草结了案子。”

    “官府衙门都拍板了,村里人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只能将秀儿的尸身安葬了,原本以为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哪曾想,下葬的第七天,秀儿又从坟堆里爬出来了……”

    村长说到这,脸色苍白,声音都有些颤抖,这不是激动,是吓的。

    方道闻也觉得这件事非常古怪,搞不好是有什么妖魔邪祟在作怪,看来这件事还不算完。

    算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自己如果不彻底解决,保不准还会有下一个“秀儿”。

    “村长,能不能带小僧去秀儿家里看看?”

    “这……”村长面露犹豫,秀儿死的蹊跷,村里人也觉得那个地方邪性,再加上各种三人成虎的传闻,村长对那个地方自然是有些发憷的。

    但看了看眼前这个年轻的和尚,光亮的脑壳,强健的身体,还有那一身妖魔退散的本事,村长觉得自己又行了。

    “那好吧,小师傅请随我来……”

    在村长的带领下,两人穿过大半个村,来到秀儿生前的住所。

    这栋房子自从屋主去世后,已经许久没有人住,更因为秀儿死的邪门古怪,连邻居都不愿意在这附近继续住下去,所以这片地方压根就没什么人。

    更让村人感觉到邪性的是,村里的鸡鸭牛马等家畜家禽从来不踏入这里一步,甚至是老鼠都不在这里挖洞。

    这样邪门的地方,怎么不会让人心生恐惧。

    黑夜之下,两人面前一座破败的老屋矗立。

    周围,死一般的静……

    “小师傅,就是这里了……”村长说着,却没敢上前推门。

    他光是站在门口,就已经觉得自己双腿发颤,口干舌燥,浑身发毛,小心脏一直“突突突”。

    上次经历这样的感觉,还是当年新婚燕尔那几天。

    “娘子~你就从了我吧!”

    “娘子!你就饶了我吧……”

    村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方道闻上前推开了门。

    “嘎吱吱”,木门门轴发出刺耳的噪音,歪歪咧咧的打开了。

    借着月光一看,院子里空空荡荡,除了一些散晒的干草和几件粗糙的竹筐之外,再无其他。

    据村长介绍,秀儿姑娘生前没有家人,只有她一个人靠上山摘些草药,送到镇上的药房维持生计。

    院子里这些干草其实是秀儿采摘回来,原本要送去的草药。

    可惜,它们永远不会被送到了。

    方道闻站在院子里四下打量,奇怪的是,他看不出这里有一丝一毫的邪祟气息。

    “我们进屋子里看看。”

    两人推门而入,顿时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

    屋顶与四周的墙壁破陋不堪,月光甚至能从四面八方照进屋子。

    即便没有灯火照亮,方道闻也能轻松看清屋子里的布置。

    如同院子一般,屋子也是空荡荡的,没什么摆设,但桌子上却有一件东西格外惹眼。

    这是一件梳妆盒,也就是手掌大小,造型古朴别致,通体木质,刷着红漆,表面刻有一朵装饰用的牡丹花纹。

    看到桌子上的梳妆盒,村长先是一愣,然后随手将梳妆盒拿了起来,托在手掌心。

    “我记得这个盒子已经随秀儿下葬了啊……”村长打量着手里这个古朴的梳妆木盒,神色颇为疑惑。

    说话间,村长心里却是想着:兴许是被村人遗忘了,这盒子不错,要不然自己带回家给孩儿她娘用用,兴许还能老树开花?

    村长“嘿嘿”笑着,随手打开了梳妆盒……

    盒子里空无一物,只有一面带柄的小巧铜镜嵌在盒子一端,黑乎乎的房间里,只能依稀看到些许铜镜表面的金属光泽。

    方道闻一直站在村长身旁,静静观察着一切,梳妆盒被打开,什么都没发生。

    没有任何怪异发生,也没有任何邪祟的气息出现,看上去,确实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梳妆盒。

    方道闻捏着下巴,思索着:“难道是我想多了?还是说,线索不在这边……”

    正当方道闻转身,准备再找找其他线索之际,身后的村长忽然开口说话了:

    “为什么,我会生的这么美?”

    等等……

    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

    方道闻看向村长,此时,村长背对着方道闻手中托着那只梳妆盒,原本空荡荡的盒子里,不知何时竟多了妆粉、胭脂、黛眉等物。

    村长此刻正用这些东西如同爱美的女子一般,描眉画眼,打扮精致妆容。

    “为什么我会生的这么美?”

    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打扮,村长捏着兰花指,对着铜镜,时不时轻抚自己那张老脸,好似绝美女子沉醉于自己的惊世容颜。

    “施主……”。

    方道闻的声音有些冷,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错看了妖邪之物,更让无辜之人被邪祟迷惑着了道,这全是自己的责任!

    说到底还是自己修为浅薄,法力不足,要是换做自己师父和师兄,肯定一眼看出这东西不对劲!

    此刻,方道闻只能亡羊补牢,绝不让这邪祟害了秀儿一样,害了村长。

    听到方道闻的呼唤,村长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回头,那张涂满妆粉胭脂的老脸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大黄牙,那样子比鬼还吓人。

    “你看我美吗?”

    村长捏着兰花指,向方道闻摆了一个极其“妩媚”的姿势,甚至向方道闻勾了勾手指:“你过来呀……”

    一颦一笑,烟视媚行,如果换做正常女人,也许还能让人觉得脸红心跳,但换做眼前这位老村长,却让人觉得……

    恐怖如斯!

    “你看我美吗?咯咯咯……”

    一种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诡异声音,自村长嘴里发出,最后那一阵“魅惑”的笑声好似环绕音,自四面八方响起。

    周围阵阵回荡不绝的笑声犹如魔音颤颤,扰人心魂,乱人神智。

    “阿弥陀佛!不知天高地厚,还在这儿害人,根本没办法我放在眼里!”

    方道闻双掌一合,猛然大喝:“哞!”

    “咚!”

    声似九天惊雷,轰隆巨响,幻象与迷雾瞬间消散,村长也在同时如遭重击,惨叫着倒飞出去,摔在院子里。

    原本在他手里托着的那件梳妆盒与那块铜镜全都掉落在地。

    月光照在铜镜之上,反射出惨绿色的妖异光芒,惨绿光芒渐渐凝实化形,顷刻间变作一个身穿华贵宫装的美妇人。

    “呵呵,小和尚有些本事,倒是小看你了,不过就凭你也想对付本宫?还是太嫩了点!”宫装美妇以镜为扇,掩面冷笑。

    方道闻没去理她,而是赶紧查看村长的情况。

    村长被邪祟迷惑的时间不长,现在邪祟离体,样貌已经恢复如常,人只是昏迷过去,受伤不重。

    村长没事,方道闻放心许多,但就在这时,耳边又响起宫装美妇声音:

    “小和尚,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本宫这么美,你不看看吗?”

    “来呀……”

    “来嘛……”

    这声音娇媚温柔,让人骨头发酥。

    方道闻抬头,霎时间层层叠叠的幻象将他包围。

    周围破败的院落变成金碧辉煌的宫殿,方道闻站在大殿中央,周围是一群身披薄纱的舞娘,她们扭动着如同水蛇般曼妙的身姿,跳着勾人的舞蹈,莺莺燕燕,让人意乱神迷。

    为首一名艳丽舞娘热情的扭动着腰肢,围绕在方道闻身边,她身上的薄纱轻轻飘起,似乎只要伸手一拉,就能饱览美好春光。

    看着近在咫尺的奔放舞娘,方道闻终于动了。

    他抡起一记佛门圣掌,当场拍在她的脑壳上。

    “啪……”

    璀璨金光之后,世界又一次恢复了清静。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