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师你就饶了我吧 > 第一章 每天都被自己美哭
    一轮满月挂在天上,月光照亮了一颗光头。

    这是一个和尚,年纪不大,身材欣长挺拔,虽是剃度,但丝毫不影响他俊朗到令人嫉妒的容貌,配上佛门弟子温润出尘的特有气质,让人觉得这个年轻的和尚不太一般。

    和尚静静站在小河边,好像是在等人,又或者,等的不是人……

    时间不长,河中传出怪异响动。

    “哒……滴……”

    “哗啦啦……”

    平静的水面忽然翻滚,原本清澈的河水也变得浑浊不堪,一股股气泡伴随着阵阵刺鼻腥臭,让人闻之欲呕。

    随之,一个枯瘦的红衣女人从河水里钻了出来,不顾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女人坐在岸边,对着自己水中的倒影开始哭泣。

    “呜……呜呜……”

    “阿弥陀佛……”

    看到红衣女人出现,和尚合十双手念了声佛号,然后说道:“小僧方道闻,不知女施主为何在此哭泣,可是有什么冤怨未解吗?”

    “呜……呜呜……呜呜……”

    红衣女人仿佛根本听不到方道闻的问话,除了哭的更痛苦,在没有任何反应。

    “女施主,为何哭泣?”

    ……

    “女施主,为何哭泣!”

    ……

    “你踏马为什么哭!”

    ……

    方道闻三声呵问,一声盖过一声,最后一声好似洪钟大吕,震荡心魂。

    红衣女人身体猛的一阵哆嗦,好似被唤回了些许灵智,终于不哭了。

    她僵硬的抬起一条手臂,指着自己河中的倒影,幽幽怨怨的说道:“只因……看到自己的美貌……就哭了……”这声音格外森冷,根本不似活人。

    “呜……呜呜……为什么……我会生的这么美?”女人头颅低垂,盯着河中倒影又一次哭了起来。

    死都死了,还能被自己美哭?这还真有点别致……

    方道闻一时语噎。

    不过想一想也没什么,师父曾经说过,人有贪嗔痴妄,但凡生前有任何执念,在死后都容易留下祸根,尤其是那些突遭横死之人。

    这个女人想必是生前醉心于自己的美貌,横死之后不能放下,所以才会执怨成魔。

    “阿弥陀佛,既然如此,那就让小僧为女施主讲讲佛理,开解怨执,寻求往生吧……”

    方道闻俊朗的脸上露出温和慈悲的笑,说着,从斜跨的布袋里掏出香炉,摆上木鱼,最后拿出一本册子。

    这是地藏经,最适合眼前的这种情况。

    既然是讲经开解,那就要有仪式感,而且显得更加专业!

    方道闻很满意自己的布置,正当他准备翻开地藏经时,红衣女尸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起身,耸拉着脑袋,看向方道闻。

    此时此刻,方道闻终于看清了红衣女尸的真面貌。

    这是一张让人三天吃不下饭的脸,甚至于连三天前吃下的饭,都想吐出来。

    方道闻沉默了片刻,随后默默收起了木鱼,香炉和经册。

    “为什么我会生的这么美?”

    “为什么我会生的这么美?”

    “呜……呜呜呜……”

    “为什么我会生的这么美?”

    红衣女尸依旧幽幽怨怨的重复那句话,并且挪动着步子,朝着方道闻走来。

    “阿弥陀佛,苦海无涯……”

    “女施主,不必伤心哭泣,小僧这就助你脱离苦海,直送西天!”

    方道闻说罢将袖子撸起,露出两条比成年男人大腿还要健壮的双臂。下一秒,一道饱含佛门圣力的手掌,带着璀璨金光呼啸而至,结结实实的拍在红衣女尸脸上。

    “啪!”

    “砰!”

    红衣女尸当场横飞出去,强大的惯力让红衣女尸在横飞出去的同时,做了一套漂亮的三百六十度完美转体,然后在璀璨耀眼的金光中一声不吭,被彻底净化,瞬间化灰。

    一阵风吹过,灰飞烟灭,什么都没留下,就好像刚刚这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恭喜女施主往生极乐,愿你来生六根清净,不必有此执念祸根。”

    方道闻说罢,将袖子捋好,又如往常平和温润,岁月静好。

    为逝者念过《往生咒》超度亡灵之后,方道闻离开小河,来到一片村庄。

    此时已经是深夜,寻常村民早已闭门休息,但有一户人家还开着院门。

    这是村长家,也正是村长委托方道闻去河边超度红衣女尸。

    看到方道闻回来,正在院子里忐忑徘徊的村长,立即一脸关切,急匆匆的迎了上来:“道闻小师傅,那个……怎么样了?”

    “阿弥陀佛,施主请放心,河边徘徊的怨尸已经被小僧超度,以后不会再危害到村里人了。”

    听到自己渴盼已久的答案,村长长出一口气,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放下。

    那条河是村民生活的倚赖,红衣女尸出现后,村民们整日生活在恐惧不安里,现在女尸被除,作为一村之长也总算有个交代了。

    “如此一来,真是辛苦道闻小师傅了,我这里有些钱两,是咱们村人的一点心意,您请收下吧。”村长说着,将事先准备的钱袋交给方道闻。

    “多谢施主,小僧就收下了。”

    “小师傅不必客气,请拿着吧……”

    方道闻将钱袋收好,正准备告辞。

    “那个,小师傅……”

    “嗯?”

    方道闻回头一看,却见村长站在他身后一脸难色,几次欲言又止,似乎还有话没说完,却不好意思说出来。

    “施主可是有什么难处吗?”方道闻问道。

    “小师傅,我就是想问一下,秀儿那孩子走的时候安详吗?”

    “秀儿?”

    方道闻一愣,想了下才恍然,村长问的应该是那个红衣女尸,想必生前是和村长认识的。

    “施主请放心,秀儿姑娘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任何痛苦。”

    出家人不打诳语,听到方道闻这样的回答,村长叹了口气,苍老的脸上有些悲伤:“小师傅有所不知,其实那孩子原本是我们村子里的姑娘,秀儿生前是个漂亮姑娘,人也懂事,可惜,这命却苦的很啊……”

    “秀儿她爹娘走的早,是被爷爷拉扯长大,秀儿十岁的时候老爷子也撒手人寰,只剩下秀儿这孩子孤苦伶仃的……”

    “村里人看这孩子可怜,乡里乡亲平日里也会去照应照应……”

    “可就在前几个月,不知那孩子突然着了什么魔,整日整夜的抱着一面镜子,胭脂红粉,梳妆打扮,……”

    “村里人以为秀儿二八芳华,是少女思春啦,本想给她张罗个好人家,也让她有个依靠……”

    “哪想到,那孩子突然就跳河自杀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