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四十九章 再见鱼人
    “为什么蒙蒂斯最后要写一个‘代价’,而且还是加的问号?”龙悦红看着白晨展示给自己等人的那本书,不是太理解地说道。

    白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指出了一个事实:

    “写‘代价’这个单词时,蒙蒂斯的情绪明显很激动,落笔非常重,墨渍都渲染开了一点,纸的另外一面也有痕迹。”

    “代价……”蒋白棉低语着这个单词,不断地于脑海中做出各种假设,又否定它们。

    商见曜则发出了嘲笑的声音:

    “‘代价’有什么好激动的,需要这么用力写下来?

    “真没有见识!”

    听到这家伙的话语,蒋白棉心中一动,环顾了一圈道:

    “会不会蒙蒂斯当时根本不清楚获得能力要付出代价?

    “以至于他发现情绪越来越难以控制之后,结合神秘学的知识,怀疑自身已不知不觉付出了代价……”

    白晨找到“代价”这个单词的那本神秘学书籍就是主讲魔鬼相关的。

    它其中好几个章节提到凡人出卖灵魂,从魔鬼那里换取力量、金钱、身体或者美色。

    “可你们不是说,‘群星大厅’一直回荡着‘一个代价,三个恩赐’的声音吗?蒙蒂斯作为觉醒者,不可能没听到、不清楚啊……”龙悦红发表起自己的意见。

    他本想举商见曜为例子来增强说服力,毕竟这家伙脑子已经不正常了都知道代价的事情,可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引火烧身。

    龙悦红话音刚落,蒋白棉就脸色较为严肃地开口:

    “如果真是这样呢?蒙蒂斯真的不知道觉醒要付出代价呢?

    “他的觉醒难道没通过‘群星大厅’?

    “或者说,那个时候还不存在‘群星大厅’?”

    白晨和龙悦红悚然一惊的同时,商见曜啪地握右拳击左掌: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蒋白棉狐疑地问道。

    商见曜郑重其事地说道:

    “旧世界毁灭就是因为觉醒者的晋升混乱无序,如同布朗运动,这导致熵不断增加,最终达到临界点,爆发了混乱的象征‘无心病’。

    “旧世界毁灭后,执岁们痛定思痛,搭建‘群星大厅’、‘起源之海’、‘心灵走廊’和‘新的世界’,将觉醒纳入了管理,赋予它秩序。”

    这脑洞,还挺不错的……你最近都看了些什么娱乐资料啊!蒋白棉瞄了下两眼一片茫然的龙悦红和白晨,清了清喉咙道:

    “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暂时没有讨论的必要,我们现在需要确认的是:

    “蒙蒂斯不知道有代价这回事,是因为他觉醒时还没有‘群星大厅’,还是由于他去过铁山市,到过第二食品公司,受到了某种‘祝福’,以至于绕开‘群星大厅’,完成了觉醒,等同于偷渡?”

    龙悦红无从判断哪个可能是对的,只好以实证的精神说道:

    “我们再翻翻这里的书籍,看蒙蒂斯还有留下什么只言片语,如果没有,问题的答案也许在铁山市废墟。”

    “嗯……”蒋白棉缓慢颔首,“我们把相关的书籍都找出来看一下,这包括宗教、神秘学、超自然力量研究、世界未解之谜、相应领域的小说……”

    这是一个不小的工程,眼见中午快要来临,“旧调小组”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完成。

    “呼,不能这么虐待自己。”蒋白棉伸了个懒腰,“等见过鱼人回来,拿出点物资,请十几二十个方舟居民来帮忙做初步的筛选。他们不用认识单词,挑出有批注、笔记的书籍就行了。”

    啊……龙悦红忍住了涌到嘴边的话语。

    “你怎么不早说?”商见曜一脸“委屈”,“要不然现在任务起码完成一半了。”

    蒋白棉干笑了两声:

    “我低估了难度。”

    总不能说太过急切,满脑子都是找出下一本有蒙蒂斯“批注”的书籍,忘了还能请人帮忙这茬吧?

    商见曜根本没在意蒋白棉的解释,他早就将刚才的情绪抛到了脑后,摸了摸肚子道:

    “中午吃什么?”

    …………

    下午两点,“旧调小组”跟着“地下方舟”组织的走私队伍来到了怒湖岸边。

    这里有一个远离红石集,位于偏僻地带的废弃码头。

    它已被方舟管理委员会找人修好,用来停泊自身弄到的船只。

    将装着罐头、药物的箱子搬上一条小型货船后,指挥这次行动的博德赶紧邀请蒋白棉等人上去。

    汽轮机转动的声音里,涂成棕色的小型货船荡开一圈圈水波,往怒湖深处驶去。

    七拐八绕中,船只抵达了湖心一个荒凉的岛屿。

    这岛屿并不大,远不能与阎虎沉睡的湖心岛比,它前后左右都能一眼望到尽头,与映着阳光的湖水相接。

    “我们去岛上等。”脸有雀斑的博德指了指面前这座怪石嶙峋的岛屿。

    不等龙悦红等人开口询问,他简单解释了几句:

    “我们得提防鱼人翻脸。

    “在湖上,在水里,我们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又不肯离开怒湖,到岸上来和我们交易,所以只能选这么一座岛屿做碰面的地点,用你们灰土语来说就是,就是折中之法。

    “这岛屿虽然不是太大,但可以构建工事,抵挡来自船上的攻击,一旦鱼人真的带着恶意,我们就一边坚守,一边拍电报请求支援。

    “到时候,用半年多前弄到的无人机配合觉醒者,应该能把我们抢出去。”

    不错,当初的普通守卫现在做事都井井有条了……蒋白棉暗赞一声,就着这个话题问道:

    “那几个觉醒者态度怎么样?”

    她指的是迪马尔科豢养的那些觉醒者。

    “有两个很积极,现在已经被吸收进管理委员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的能力对我们来说很有用。”博德如实回答,“剩下的不愿意承担管理职责,但我们也给了很高的待遇。”

    确实,如果管理委员会没有足够的实力,迟早被人推翻……蒋白棉当初留格纳瓦在“地下方舟”做临时会长,也是有震慑那些觉醒者的想法,她认为不能完全依赖警惕教堂。

    这个时候,商见曜等得无聊,腰腹用力,玩起了立定跳远。

    他直接从货船边缘跳到了岛上,没走搭好的船板。

    博德等人看的都是额头一跳。

    这是怪物吗?

    蒋白棉见状,不再耽搁,小步跳至船板,走上了岛屿。

    龙悦红和白晨紧随其后。

    又过了差不多一刻钟,鱼人们驾驭着一条木制的游船,抵达了交易地点。

    他们其实有收罗到怒湖内散落的各种船只,且祖上传下来了相应的修理技术,但碍于没有汽油、钢铁、电池等资源,很多船要么根本没办法修好,要么修好了开不了。

    相比较而言,古老的木船更适合他们。

    看着那一张张呈灰黑色,泛着微弱光芒的脸孔,看着他们凸出的白多黑少眼睛和耳朵下方至脖子处的鳃,龙悦红就一阵头晕,感觉自己得了脸盲症。

    一时之间,他只能靠高矮胖瘦来记忆那些鱼人。

    为首的那位高大鱼人目光扫了一圈,突然后跳两步,落到岸边,距离湖水愈发得近。

    其余鱼人骚动之际,他抬起覆盖灰黑鳞片的手掌,指着蒋白棉等人,用红河语道:

    “他们是谁?

    “之前那么多次交易都没有他们!”

    为了打消鱼人们的戒备之心,方舟管理委员会组织的走私队伍每次都尽量一致,如果谁当时确实参加不了,他们宁愿少一个人。

    嚯,这帮鱼人被生活逼得都快信仰“幽姑”了,警惕到了一定程度……蒋白棉侧头看向博德,示意他来处理。

    不等博德开口解释,商见曜笑了起来:

    “我们是方舟管理委员会的名誉会长,是走私生意的幕后老板。

    “放心,如果真要对付你们,早就可以动手,何必等到现在?”

    这不是太有说服力的话语,连博德等人都觉得漏洞百出。

    他们认为鱼人们肯定不会相信,忙将商见曜挡在后面,试图用乌尔里希会长准备的说辞化解鱼人的警惕。

    ——博德等人清楚蒋白棉他们非常厉害,挡住商见曜不是害怕鱼人翻脸,为的是化解矛盾,不产生冲突,免得达不成预定的目的。

    可这时,为首的鱼人却主动走了回来,看着商见曜,点了点头道:

    “你说得对。”

    其他鱼人虽然没说话,但用行动支持了首领。

    博德等人诧异之余,蒋白棉若有所思地开口道:

    “我们这次来,是想用物资换一个情报。”

    “什么情报?”为首鱼人满是疑惑。

    蒋白棉正色说道:

    “你们部族里,第一批登上湖心岛的那些人当时等了神使多久,在哪里等的?”

    为首鱼人眼睛凸出得似乎更加厉害了,愕然脱口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

    蒋白棉心中一动,改变了问题,急声询问道: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为首鱼人沉默了几秒,用充满恐惧的口吻道:

    “他们,他们,都得了‘无心病’。”

    

    .。.

    logo:y190523wh: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