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帅教官 > 第132章 教官的心思猜不透
    “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后,李帅强忍着再来一战的冲动,问。

    牛军起身,摇着头眯着嘴角笑,“现在不告诉你。”

    她就欢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面,能够安稳的睡觉了。

    李帅被撩拨得一点睡意都没有,干脆的到僻静的地方打了一套军体拳狠狠的发泄一下,浑身火热一阵子过后身子慢慢冷下来才回来钻进帐篷里睡觉。

    这事闹得,李帅怎么也想不到会来这么一出,这大年初一的。

    赵副营长也没睡好,或者说压根就没怎么睡。整个晚上他都在协助公安机关调查刘老汉车祸事件,主要是赵副营长个人是愿意的。刘老汉给他的印象是憨厚老实的老人家,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一个典型代表人物,又是在从景区门岗室出去没多久发生的事情,赵副营长无论如何不能旁观,况且他要代表部队反映出当时的真实情况。

    从李帅这里得知推迟一个小时起床,赵副营长干脆在勇士车上和衣而卧,抓紧时间睡个把小时,总比熬一整宿好。

    清晨相当的冷,气温是一日之中最低的时候,李帅来来回回的走等身子热了才感觉好一些。他根本没睡好,闭上眼睛满眼都是牛军那捉摸不透的神情,陈雪儿的笑貌偶尔一闪而过,心神不宁的。

    调整了好一阵子才完全的平复下情绪来,距离早上七点三十分还有十分钟。

    其实李帅早就注意到了,许多帐篷早就有了动静。哪怕没有吹哨,已经形成了生物钟的学员们会在到点了的时候自然醒来,就算昨夜很晚才入睡。

    醒来的学员们很纳闷,为什么还没有吹起床哨呢?没有听到起床哨音就必须得待在床铺上,所谓令行禁止就是如此。

    李帅不为所动,一直到七时三十分整才吹了起床哨,顿时作为营地的烧烤场一片忙碌,学员们迅速起床着装集合。李帅清点了人数之后,说道,“今天是大年初一,祝同志们新春快乐。鉴于此,今天推迟了一个小时起床,今天的训练内容也做了一些调整。”

    学员们满心欣喜。

    “等下吃过早饭我们继续出发,目的地不变,但是今天拉练过程中原定的遭遇战演练向后推迟,让大家大年初一轻松一些。”

    这句话一出,学员们差点没激动地跳起来。

    总教官其实是好人啊,你看你看,多么人性化多么有人情味,显而易见,过去对总教官的看法是有失偏颇的,什么叫做患难见真情、关键时刻见人品,这就是啊,总教官就是活生生的典型例子啊!

    到下个目的地的距离只有三十五公里,原本就是如此安排的,因为过程中需要进行一次遭遇战演练,计划耗时一个小时,所以,一来二去的情况下,大家等于是多休息了两个小时,这难道不是美事一桩吗?

    “解散后各班迅速做好撤离准备,该恢复原状的恢复原状,一定要百分之百还原!解散!”李帅下达了命令。

    各班班长叮嘱了几句后下达解散命令,各班学员跳着蹦着行动起来。先把个人的帐篷等物品收拾好以班为单位放到一起,随即按照原来的安排把场地恢复成原状。真的能做到百分之百恢复原状。

    十五分后部队集合,开到炊事车边上,以班为单位领取了早饭,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吃完早饭,每个班出一个公差协助后勤保障分队撤离,部队走出景区踏上公路朝着南边继续行进,在大年初一的早晨。

    走了有一阵子,陈笑悄悄的追上何碧婷,低声问道,“昨晚你有听到什么动静没?”

    “什么动静?”何碧婷疑惑反问。

    陈笑扬了扬眉头,“你没听见?”

    “没听见,什么动静啊,你是不是听错了?”何碧婷说。

    陈笑很肯定的说,“真的有动静,我听到教官帐篷里有一些很奇怪的声音,那个时候很晚了,总之教官还没睡。”

    “咱们教官?哦对,你帐篷在教官边上。”何碧婷想起来了,微微点头,问,“到底是什么动静?”

    陈笑摇头,“不知道啊,知道了我就不会问你听到没听到了,就是一些声音。唉,大过年的遇到这种事,教官应该是累坏了,那么晚没睡觉,好像是打呼噜的声音?也不像……有点像喘不过气的声音……”

    “说啥呢,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不会做梦了吧?”何碧婷笑着取笑了一句。

    “去你的。”

    陈笑脸一红,不和何碧婷说话了。

    哪有什么声音,有也只是李帅和牛军交谈的声音,陈笑指定是听错了,或者像何碧婷说的那样做梦了,听到的是梦境里的声音。

    灵魂碰撞打遭遇战的声音怎么可能为他人所知呢?

    今天是大年初一,教官又放宽了训练,学员们终于有了欣赏沿途风景的闲情逸致。一边走一边打量周遭的风景,或路边的野花野草,或远处的热带树林,好一派热带海岛风光。

    何碧婷说,“晓然,这会儿你们老家下大雪吧?”

    “那可不。”张晓然说,“最低温度零下十九度,厉害的时候能到零下二十五度。现在这个时间啊,到处都是白雪皑皑,雪乡知道吗,一片白,晚上家家户户挂出红灯笼,那景色绝美,像极了童话世界。”

    她指了指周遭,“看这个海岛,比我们东北的春天还春天。再看看我们大家,走几步路该出汗的出汗。祖国幅员辽阔啊,南北差异巨大。”

    何碧婷笑着说,“我们湖南的冬天也蛮冷的,尤其是山里,那寒风吹过来,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根冰棍,比粤省厉害多了。而且啊我们也属于不供暖地区。北方人过冬靠暖气,我们南方人过冬靠抖。”

    “在我们粤省人眼里省外的都是北方。”陈笑下意识的补上一句。

    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得很快,谁都没有注意到李帅不知道何时不见了,连同不见踪影了的还有王小青和刘小建。若是过去几天大家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对队伍的一举一动是非常敏感的,今天松懈了下来,注意力都在沿途的风景上,享受着难得的徒步观景时刻。

    “大年初一和战友们一起拉练也算是踏青了,感觉不错。”陈笑如是说。

    不止她,几乎所有学员都是这般心态,总教官已经发话了,今天大家都轻松一些,好好的过个大年初一。虽然不能真正的放假,虽然依然还要进行拉练,只是与过去几天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走了十公里之后,部队停下来休息,此时时间是上午的十时整,也就是说再走十公里就该吃中午饭了。

    部队在路边的一片开阔地上以班为单位进行休息。

    赵副营长罕见的负责指挥部队,他把各个班的班长召集过去开会。学员们好奇的往那边看,班长们成一列,赵副营长手里拿着地图说着什么。没几分钟赵副营长宣布解散,更班长返回。

    林夏回来之后让大家为一个半圆,取出地图躺在草地上,用铅笔画出了两条路线,分别命名为一号路线和二号路线。

    她说,“刚刚赵副营长召集我们开会说了路线的问题。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线,大家看,一号和二号。我们需要选择一下走哪条路线,赵副营长再根据各班的意见统一考虑。”

    “让我们选择路线?搞反了吧?”有个女侦察兵诧异道。

    林夏解释说,“总教官安排下来的任务。咱们是侦察教官集训嘛,当然不能和普通侦察兵集训一样。赵副营长的意思是这对我们是一种考验。未来带兵过程中如果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我们要知道应该怎么样处理。”

    “原来是我们教官的安排。”陈笑恍然大悟,抬了抬下巴颇为骄傲的看了看大家,问林夏,“林班长,我们教官人呢?”

    林夏说,“勘查路线去了。赵副营长说两条路线都是从来没有走过的山路,情况不明朗,总教官带几个人先一步去勘查了。”

    “原来是这样。”陈笑点头道。

    其他人这才发现的确少了几位教官。

    林夏指着大比例军用地图说,“两条路线各有利弊。一号路线比较险峻,地形起伏很大,中间要经过一片山洼里的水稻田,路很难走。但是一号路线也有优势,距离下一个目的地更近。二号路线没什么特别的,有一大段沿海公路,其他的都是铺装道路,缺点是距离目的地较远。”

    张晓然马上问,“两条路线距离差多少?”

    林夏回答,“一号路线比二号路线近五公里。”

    “这岂不是说我们今天只需要走三十公里,如果选择一号路线的话。”陈笑的反应很快,眼里冒着光。

    何碧婷无奈的说,“一号路线的路更难走,行进的距离是近了五公里,但是用在路上的时间不一定就更少,没准更多。”

    “所以啊,这就是问题,这也是总教官给咱们一个选择机会的原因。”林夏笑着点了点头,“一号路线的时程难以估计,难走而且没有谁走过。二号路线呢,虽然没有人走过,但是基本上都是铺装路线,计算出来的结果是不会和实际结果差很多的。”

    大家于是都明白了,还真是个比较纠结的问题啊,难怪教官会罕见的发扬民主精神征求学员们的意见,活久见了简直。

    何碧婷说,“也就是说如果选择一号路线的话,最好的结果是比原计划提前一个小时抵达目的地,最坏的结果是比走二号路线更晚到达。如果走二号路线,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我们能够按时到达目的地。”

    “嗯,是这个意思。”林夏想了想,点头说。

    何碧婷举手,笑道,“我比较喜欢冒险,我选择走一号路线。”

    陈笑随即举起右手来,“我也是。探险多好玩。”

    “拉练拉练,山路徒步才能起到锻炼的作用,我也选择一号路线。”张晓然笑着说,举起右手来。

    林夏看向其他人,“你们呢?”

    基本上都选择一号路线,原因很简单,因为走一号路线有提前到达目的地的希望,但是走二号路线是基本上没有这个可能的,除非长途奔袭,但是那该多累啊!

    “看来咱们班的都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人,好,那咱们的选择是一号路线!我现在去向赵副营长报告!”林夏起身立马跑过去向赵副营长报告。

    赵副营长询问了理由后,笑着说,“你们女学员班不错,你这个班长不错,没给咱们海军陆战队丢脸。”

    “谢首长夸奖!”林夏胸脯挺老高。

    “去吧。”

    林夏刚走,其他好几个班长陆陆续续的过来,挨个的向赵副营长报告了自己班的选择。按照赵副营长的说法,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得到三分之二票的路线确定为接下来的徒步行军路线。

    班长们不知道哪条路线能得到三分之二票,学员们更不知道了。休息的时候不时的摆头去看远处用步话机和谁沟通着什么的赵副营长。

    何碧婷的眉头慢慢皱起来,看着赵副营长神神秘秘的样子,有些担忧的说,“情况好像不对。”

    “哪里不对?”林夏下意识的问,顺着何碧婷的目光看过去。

    何碧婷说,“教官真的会征求我们的意见吗?要知道这可是军事训练,不是民主生活。再者,我们是学员,教官真的需要征求我们的意见?我觉得不真实。”

    “可是明明确确是这样的呀。教官都说了,今年大年初一,大家可以放松一些,你看他今天对我们态度就好很多了的。”陈笑说。

    林夏沉思着。

    “不对。”何碧婷想到了什么,果断的摇头,“教官不是这样的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笑,你觉得教官真的会因为今天是大年初一而松下紧绷的弦吗?”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陈笑绞尽脑汁的想着,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太深奥了。

    “估计是有问题,今天起床到现在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很不真实,居然还能睡懒觉了。”沉思的林夏突然抬起头,神经紧绷起来。

    张晓然突然说,“就算有问题也晚了,别忘了,我们刚刚做了选择。”

    她这么一提醒,所有人的心就哇凉哇凉的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