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模拟器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年(第三章)
    陈恒抬起头,看向身前的女孩。

    在他的视线注视下,身前,女孩头顶之上,淡淡的金色光辉散发而出。

    独特的天命之力扩散,在陈恒的视线注视下显得格外显眼,就算想要忽略都不行。

    显然,这同样是一名天命者,其身上的天命之力尽管比之一旁的刘历而言要弱上不少,但也要比陈恒曾经要强上许多。

    如此的天命,再搭配上如此的资格,眼前这小女孩的未来,将会不可限量。

    而且,还不仅是如此。

    陈恒抬起头,仔细望了望。

    伴随着体内天命印记激发,他的视线更加清晰,所见到的也更加清楚了些。

    在此刻,他清楚望见,在身前,刘历与那个小女孩之间有一种莫名的联系。

    两者的气数相连,在很大程度上,命数都是彼此配合的。

    在命数相连之下,两人身上的天命也有相连的趋势。

    这便更加恐怖了。

    不是单单一位天命者,而是足足两位天命者一起,所具备的天命之人会更加恐怖。

    任何人,若是触动了其中一方,都等于是同时惊动了两位天命者。

    所需要面对的天命之力,不是一份,而是两份。

    望着这一幕,陈恒嘴角不由一抽。

    毫不客气的说,这两人的命数已经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相连了,那种天命之强大,让陈恒此刻都不由一愣,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如此强大的天命之力,纵使面对再怎么凶狠的危机,都能够遇难成祥,将危机化为机遇。

    在此刻,陈恒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个念头。

    若是在此刻?他突然对眼前这两人出手的话?结果会如何?

    尽管如今已然半残,就连自身的修行之基都已然崩毁?但毫无疑问?陈恒此刻还具备着真君之力。

    纵使在此刻,他只要愿意豁出去?也能够再次恢复自己鼎盛时期的实力,短暂爆发出曾经身为真君的力量。

    而眼前这两人?尽管身上的天命之力浑厚?但却也终究不过是两个凡人而言。

    面对他突然爆发而出的天命之力,自然没有什么反抗之力,当场就会被他震死。

    若是身处于命数之中的人,自然无法这么做?或者说就算有能力这么做?自身也会被那无处不在的命数之力所影响,打消这个想法。

    但是陈恒不同。

    作为穿越者,他本身便算是一个变数,算是半超脱于命数的限制之内。

    再加上天命印记的辅助,让他可以短暂挣脱天网?可以遵从自己的心思,最大程度的避免天命之力的影响。

    因此?他若是一心想要对眼前这两人出手,理论上来说?是办得到的。

    在此刻,陈恒便十分好奇。

    若是在这两个天命者天命尚在之时?对着他们施下杀手?最后的结果会如何?

    是能够成功?还是会在天命之力影响下?产生种种意外,最后导致陈恒功亏一篑?

    在此刻,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甚至有些跃跃欲试,有些想要尝试的心思。

    这也算是一次尝试了。

    按照他目前模拟的程度来说,随着日后模拟的次数不断增长,他迟早也会碰上类似于眼前刘历这般的天命者。

    既然如此,趁着现在这个机会,好好测试一番,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主意,也好在将来碰上这类人的时候,可以做个参考与准备。

    反正,就算他什么都不做,过上几年时间,他同样会死,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至于模拟点?

    教导眼前这两位天命者,改变部分他们未来的轨迹,这固然很可能会获得大量的模拟点。

    但若是直接将这两个天命者干掉了,似乎也不错。

    至少,所获得的模拟点数,一定会十分惊人。

    想到这里,陈恒不由有些跃跃欲试,望着身前的刘历两人,有些想要动手。

    只是在最后,他还是没有动手。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念头,在他的体内,天命印记开始绽放光辉,开始本能的警示,制止了陈恒的动作。

    天命印记运作下,一股力量瞬间在陈恒的体内涌现。

    随后,一幕幕画面在他眼前浮现而出。

    那是未来的一副画面。

    在画面中,端坐在床头上,陈恒突然出手,施展自身真君之力,向着身前的刘历两人一掌拍下。

    漫天灵力震荡,四方的风暴滚滚而来。

    在身前,刘历两人脸色惊愕,这时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似乎根本不明白为什么陈恒会突然对他们下手。

    他们无法理解,也没法反应,只能愣愣望着那一只手掌拍落,向着他们而去。

    一切看上去似乎都格外顺利。

    只是最后,在关键时候,却还是有意外发生了。

    身前,在刘历的身上,漫天的邪气冲天而起,在此刻赫然爆发。

    在他胸前,一枚黑色宝石飞出,挡在了刘历身前,其中隐隐有个老者的身影浮现,有种莫名的轮廓。

    与陈恒所施展出的真君之力相比,这老者的力量丝毫不显得逊色,一身实力格外的强悍,似乎与陈恒处于同一个层次,格外的恐怖。

    在此前,他赫然一直潜伏在刘历的身上,直到此刻刘历遇见危机,才赫然出现,直接迎战。

    两者相持不下,彼此的力量碰撞。

    只是随后,在陈恒的舍命之下,这名老者被其击退,身影变得愈发虚幻。

    随后,陈恒脸色冷漠,在刘历绝望的眼神注视下,又是一掌拍落。

    在这时候,此前那老者已经被他击溃,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了。

    只是最后,他的这一掌还是被挡下了。

    一只纤细的手臂展开,在瞬间浮现而出,将陈恒的这一击挡下。

    场景中,陈恒下意识望向一旁,随后脸上表情顿时变得惊愕。

    只见在一旁,小女孩刘依独自站在那里,只是此刻的模样已然大变了。

    独自站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脸色变得格外冷漠,在其额头之上,一枚蓝色的复杂印记浮现,带着种莫名的神奇力量,其中像是蕴含着某种超越了真君的本质,此刻爆发之下,赫然将陈恒挡住了。

    “不许.....”

    场景之内,刘依脸色木然,一双眼眸不知何时已然变成纯粹的蓝色,其中透着冰冷:“不许,伤害我哥哥.....”

    漫天的冰霜降临,覆盖了此地。

    随后,场景彻底破碎,至此消失了。

    端坐在床头上,陈恒忍不住望了望一边。

    在他身前,刘历与刘依两人还在那里跪着,此刻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恭敬。

    望着这一幕,陈恒嘴角抽了抽,此前想要突然下手的想法瞬间被打消了。

    “这就是天命之子么?”

    他心中默默吐槽:“有点过分了吧。”

    两个人,一个比一个恐怖。

    一个身上寄宿着老怪物,实力不弱于陈恒,另一个更好,干脆自己就似乎有些问题。

    这两个,都是轻易招惹不得的狠人。

    表面上看去一个比一个恭敬,实际上一旦爆发出来,一个比一个狠。

    与这两人相比,陈恒这个曾经的天命者,都有些不好意思说话了。

    “罢了。”

    端坐在床头上,他摇了摇头,随后才开口说道:“无妨。”

    “你这妹妹,资质很好。”

    他望着刘依,轻轻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温和,显得很是和善:“若是不介意的话,不知可否让让她拜入我门下?”

    “师尊有心要收徒,这是依依的福气。”

    身前,听见陈恒的话,刘历并没有想太多,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依依,快拜师。”

    他推了推一旁的刘依,如此开口说道。

    对此,刘依有些懵懂,但望着自己的兄长,最后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向着陈恒认真行礼了。

    拜师之后,陈恒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

    他摸了摸刘依的头,将炼气的法诀交给了对方。

    随后,他略微想了想,又拿出了一些东西。

    “此地灵气稀薄,光是有吞纳灵气的法门,未免有些不足。”

    “这些灵丹,你们便收着吧,每日修行时吞服一颗,效果应当还算不错。”

    望着身前的刘历两人,陈恒笑了笑,显得很是平和。

    望着陈恒拿出的那些灵丹,刘历不由有些眼热。

    在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差距。

    这人与人的差距,有时候就是如此大。

    同样是拜师,他是死皮赖脸的凑上去才成功,而刘依却是陈恒主动开口收下。

    而且一进门,就有这么多大礼包。

    这就是资质的差距。

    不过好在,对于这些,刘历已经有些习惯了,此刻很快调整好心态。

    毕竟说到底,刘依也是他妹妹。

    她能拿到好东西,他自然也会高兴。

    “下去吧。”

    望着两人,陈恒最后笑了笑,如此开口说道。

    在身前,望着陈恒的模样,刘历没有犹豫,直接拉着刘依离开了,给陈恒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独自端坐在床头上,望着离开的刘历两人,陈恒缓缓闭上眼,闭目养神。

    时间缓缓而过。

    在接下来的日子,陈恒便在这个地方教导刘历两人。

    与刘历自身的体质相对的是,他的悟性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出色。

    一些纵使对于真正修士也很难理解的东西,对于他而言,却可以轻易理解。

    至于刘依,便更不用说了,不论资质还是悟性都无可挑剔。

    若非其年纪还小,陈恒考虑到她身体的因素,可以压制了她的修行进度,说不定她此刻早已经筑基了。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一年时间很快过去了。

    一年后。

    清晨,阳光照耀在大地上。

    一处屋舍外,刘历穿着一身兽皮大衣,背上扛着一头野猪,缓缓走入了房门。

    一年时间过去,到了现在,他的变化很大,不仅身材显得更加挺拔,也更加高大,整个人的气质也有了许多变化,显得自信了许多。

    在这一年时间里,在陈恒一次次的法力洗练下,他的体质得到了蜕变,如今尽管仍然十分困难,但至少已经能够独自尝试着炼气了。

    他炼气的速度,仍然还是很慢,但在陈恒的灵石灵丹支持下,速度却也还可以。

    行走在屋舍外,将背上背着的野猪放下,他走入房间,走到最里面的房间中。

    还没有走到房间,他便听见里面传来的阵阵声响,那种独特的轻咳声。

    听着这声音,他下意识皱了皱眉。

    “师尊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有好。”

    他听着里面传来的阵阵咳嗽声,不由轻声叹息。

    一年时间过去,他周围的变化很大。

    不提他自身的变化,就是刘依,此刻也已经筑基了,如今正在尝试着炼气,已然正式迈上修行路,成为一名修士。

    只是令人揪心的,是陈恒的身体,到了如今仍然没有好。

    不仅没有好,反而随着时间的不断过去,有种愈发猛烈的感觉。

    在半年前,陈恒看上去还很正常,除了脸色比较苍白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

    但到了现在,他时不时的便要发出一阵咳嗽声,有时候比较猛烈的时候,更是浑身都在颤抖,那种表现让刘历见了都觉得有些痛苦。

    只是,对此,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说到底,他至今还是个连筑基都没有成的凡人,面对这种情况,又能有什么办法?

    站在那里,他默默叹了口气,随后走进了房间大门。

    房间里,陈恒端坐在床头上,在那里不断轻咳。

    一年时间过去,他的脸色显得愈发苍白了,看上去毫无血色,格外恐怖。

    在他身前,刘依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衣,在那里小心的给他拍着身子,脸上写满了担忧。

    “师父。”

    望着陈恒这幅模样,刘历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忧色。

    “回来了。”

    床头上,望着刘历,陈恒笑了笑,随后指了指一旁:“坐吧。”

    “这次的收获怎么样?”

    他望着刘历,开口问道。

    “还算不错。”

    刘历如实回复:“打到了一些猎物。”

    “倒是不错。”

    陈恒笑了笑,接着开口:“你虽然因为身体的缘故,没法筑基,但羽经中的锻体之术,你却是掌握的还算不错。”

    “寻常的野兽,没办法伤你。”

    “能做到这个程度,我也就放心了。”

    他如此开口说道,还没有说完,又不由咳嗽了几声。

    “师父。”

    身前,小女孩刘依有些担忧的望着陈恒,有些欲言又止,想要说些什么。

    “无妨。”

    陈恒摇了摇头:“我没事。”

    “你们先出去吧。”

    “让我一个人歇会。”

    他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刘历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只是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刘依,默默走了出去。

    在他们离开之后,房间大门缓缓关上,这里便只剩下陈恒一人。

    他独自端坐在床上,望着离开的刘历两人,不由摇了摇头。

    “越来越糟了啊......”

    他轻咳一声,咳出了点点血迹。

    望着这血迹,他有些无奈:“竟然已经恶化到这程度了。”

    他身体崩溃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些。

    原本以为,他应当还能撑上三四年时间,但现在看来,最多两年,他就要一命呜呼了。

    而且,刘历两人身上的变化速度,也比他想象的要快上许多。

    在最近,他已经发现,在刘历两人身上,他们的天命之力已经开始活跃起来了,已然有即将勃发的迹象。

    天命之力勃发,也就意味着其很快便要摆脱此刻的处境,迈上属于自己的崛起之路了。

    就是不清楚,会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了。

    而伴随着他们的天命勃发,陈恒心中也已经做好了决定。

    “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

    坐在床头上,他笑了笑,这时候有种莫名的好奇:“只可惜,却是没法知道,你未来会走到什么地步了。”

    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此刻不由有些遗憾。

    而在另一边。

    “师父身上的病,越发严重了......”

    一条小溪前,回想着方才陈恒的情况,刘历叹了口气,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尽管陈恒说自己并没有什么事,但刘历能看得出来,他只是在强撑而已。

    他此刻的情况,可以说一天比一天恶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

    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些悲伤。

    一年时间的相处,对于陈恒,他真的将其当做自己的师父。

    陈恒做的很好。

    在一年时间里,在将他们收为弟子之后,他便努力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不仅修行上耐心教导,灵丹灵石,更是从来不缺乏。

    纵使刘历的体质如此之差,堪称废体,他也从未想过放弃,而是一次次对其洗礼,耐心用自己的法力冲刷,让他的体质得以蜕变。

    一个人能够对他们做到这个地方,不论如何也是极其难得的。

    对于陈恒,刘历纵使一开始只是抱着抱大腿的心思,但到了最后,也不由真心将对方视为自己的师尊。

    “最近有传说,荒林中有金龙草现世,是治愈伤势的无上圣药,若是能够夺到,或许.......”

    站在小溪旁,他望向远处的某个方向,心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金龙草得传说,是最近流传而出的。

    据说,有人曾经在荒林深处,见到金龙草的痕迹。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便迅速在附近流传。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