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模拟器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腿(第二章)
    安静房间中,陈恒大致检查了一下自己此刻的情况,随后便不由皱眉。

    此刻他身上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一个透顶的地步。

    经历了虚无风暴的摧残,他原本完好的真君之体支离破碎,不仅原本圆满的灵体被打碎,连自身的修行之基都有了崩毁的迹象。

    这还单单只是身躯上的。

    在神魄层面,他所受到的创伤还要更加眼中。

    体内原本强大的神魄已然消失,此刻整个神魄都有崩溃迹象。

    若非他这些年坚持冥想,自身神魄之力远比其他人要强大,恐怕此刻已经要完全失去意识,沦为一具傀儡了。

    如此严重的情况,纵使是陈恒也不由皱眉。

    “好不容易来到这片崭新大域,却是这种结果么?”

    端坐在床头上,他发出一声叹息,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以他当下的情况,可以说已经没有任何指望了。

    不论是身躯还是神魄,问题都极其严重,能够维持现状,都已经算是不错了,更不用说是更进一步,继续修行了。

    这等于是直接变成了一个废人。

    而且,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估计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他的真君之体已然破碎,连修行之基都被击碎,此刻尽管勉强活着,看上去还算正常,但实际上体内的情况已经格外糟糕,只是勉强锁着体内的精气,才没有当场去世而已。

    就算一直保持着眼下这种情况,他也没办法维持太久。

    最多数年之间,便会坐化,直接陨落。

    想到这里,陈恒不由暗自摇头,有些无奈。

    好不容易到达了这片大域,却是这种结果。

    这还不如让他直接死在那片通道中呢,还能直接一了百了,面的过多纠结。

    在此刻,陈恒能够感受到这片大域的不同。

    相对于他之前所在的天地,眼前这片天地的压迫要轻上许多,没有那种无时无刻都存在着的压力。

    身处于这片天地之中,修行的压力会小上许多?尽管仍然会受到限制?但却不会如此前那片天地一般,达到真君便是尽头。

    换言之?在这片天地中?拥有着超越真君的可能性。

    天地的压迫消失,过往制约陈恒更进一步?继续修行的限制已经没有了。

    但他此刻,却也只能白白看着而已?什么都做不了。

    “罢了。”

    端坐在床头上?陈恒暗自摇头,很快摆平了心态。

    没法继续修行,就没法修行吧。

    反正以他的情况来说,能够或者到达这片天地?来到这片大域中?就算是他赚到了。

    至于能不能继续前进,继续修行,反而不算重要了。

    在此刻,他也唯有如此自我安慰。

    片刻后,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此前那个少年再次走进来了。

    他端着一些饭菜?恭敬的将东西放下。

    “你叫什么名字?”

    望着前方的少年,陈恒开口问道。

    少年顿时一愣?原本即将离开的身躯顿住,随后认真回答陈恒的问题。

    在他的回答中?陈恒也知晓了他的姓名,还有来历。

    少年名为刘历?乃是过往一个修仙世家的族人?因为犯了忌讳?族内的强者被杀,连带着剩下的刘家族人也被强制迁移到荒域之中。

    他也是其中一员。

    “既是世家族人,为何不曾修行?”

    望着身前的刘历,陈恒继续开口问。

    既然出身修士世家,那么多少应当懂得一些修行的法门才对。

    而眼前这少年身上,却是没有任何修行的痕迹,尽管身强体健,但却没有丝毫法力痕迹,就是一个普通凡人。

    刘历脸上顿时露出苦笑。

    “小人倒是也想修行,只是我天生废体,不论如何观想炼气,都没法炼化法力。”

    “天生废体?”

    陈恒倒是一愣。

    这倒是有些意思。

    他之前所接触到的那些天命者,不论是他自己还是齐豫,都是天资纵横,盖压同届之辈,一个个资质都格外变态。

    眼前的刘历,其身上背负着的天命之力远胜陈恒过去所见的其他人物,但却是个废体?

    陈恒不由起了些兴趣。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自然明白,天生废体不代表一切,更不代表未来一定是个废物。

    要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主角,叫做废材流主角。

    眼前的刘历,或许便是其中一员?

    一念至此,陈恒缓缓抬头,望向前方的刘历。

    准确来说,他不是在看对方,而是在望着对方身上的天命。

    在对方头顶上,浓郁的金色天命不断盘踞,如同一顶金色的华盖一般,在其中凝结成形。

    而在华盖中央,一点淡淡青色呈现,在其中格外的显眼。

    哪怕没有多做些什么,仅仅只是这样注视着,陈恒都能够感受到一股莫得的压迫力,正在从对方的身上传来,格外的恐怖。

    如此恐怖的天命之力,别说是陈恒此刻,纵使是他天命仍在,处于巅峰之时,也不如对方的十分之一。

    只不过,在此刻,对方身上的天命之力并未彻底勃发,仍然还处于沉寂之中。

    此前的时候,在寻找陈恒的过程中,刘历身上的天命倒是有爆发的迹象。

    但是等到他将陈恒救下,带回来之后,他的天命之力便再次沉寂,没有再次活跃的迹象。

    “还没有到勃发的时候.....”

    大致观察了片刻,陈恒心中有了结论。

    眼前刘历身上的天命之力虽然强横,但此刻仍然处于沉寂之中,并未到其爆发的时候。

    这或许,也是对方为何混的如此之惨的原因。

    而看这趋势,对方身上的天命想要勃发,时间应当在两年后。

    “有趣。”

    陈恒笑了笑,心中有了打算。

    在这一刻,他想到了模拟器的规则。

    模拟器结算的规则,是影响越大,影响的东西越多,结算所获得的点数便越多。

    既然如此,那么直接影响一位未来的天命之子,改变对方部分的人生轨迹,甚至直接在对方身上留下些不可磨灭的印象,这应当也属于影响的一部分吧?

    在此刻,通过天命印记的推演,他已经大致琢磨到眼前刘历的部分命数。

    毫无疑问,对方的未来将会是一片忐忑的,会经历腥风血雨。

    虽然没办法知道具体的内容,但对方未来会染血无数,杀戮无算,这是可以肯定的。

    一个杀戮果断,霸道无双的天命者。

    陈恒笑了笑,随后有了主意。

    “你且上来。”

    望着身前的刘历,他轻声开口,示意对方上前。

    听着这话,刘历心中一跳,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走上前,来到了陈恒面前。

    随后,在他的视线注视下,陈恒伸出手,落在他的胸口前。

    一股暖洋洋的感觉顿时浮现而出。

    伴随着灵力注入,刘历像是经历了一场洗礼般,整个身躯似乎都有了某种独特的改变。

    那种独特的感觉,甚至让他有些舒服的叫出了声。

    不过随后,他便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望了望身前的陈恒。

    “抱歉。”

    他低下头,脸色恭敬,生怕惹得眼前的陈恒不快。

    对于他这等天生与灵气绝缘,根本没法接引灵气的人而言,能够感受到灵气,甚至感受到那种灵气在体内流转的感觉,便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那种感觉格外的舒服,让他忍不住回味,还想再来几次。

    “这就是修行的感觉么?”

    他忍不住叹息,回想着方才那种感觉,忍不住升起些羡慕之色。

    “无妨。”

    在身前,端坐在床头上,陈恒笑了笑:“我以法力为你洗礼,将你体内部分地方重新洗练一遍。”

    “最近这段时日,你当会觉得有所变化,可以自行去感受一番。”

    “是。”

    刘历恭敬点头,随后望了望身前的陈恒,又忍不住开口:“前辈.....那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修行了?”

    他脸色有些激动,满是期待的望着陈恒,希望得到自己渴望的答案。

    只可惜,望着他的模样,陈恒却是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

    端坐在床头上,陈恒摇着头,有些叹息的开口说道:“你身上的情况,实在太过糟糕了些。”

    “我以法力为你冲刷,按照常理而言,应当足以为你打破阻碍,但最后却也没法做到。”

    “不过,此后你再次吞纳灵气,应当便会好些了,不会再有过去那般痛苦。”

    他脸色平和,如此开口说道:“你所修行的法门是什么?”

    刘历一愣,随后脸色恭敬,将自己所修行的法门说出了。

    他所修行的法门,仅仅只是最为低级寻常的吞纳之法罢了,在这个地方许多人都会,根本算不上什么宝贵的东西。

    对于寻常人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眼前这位疑似大能的前辈了。

    因而,刘历没有丝毫保留,直接将自己的法门说出了。

    端坐在床头上,陈恒独自听着。

    刘历所述说出的法门,与他所掌握的那些筑基法相差不大,都是吞纳灵气的那一套,只是细微之处有所不同而已。

    而对于陈恒来说,眼前刘历所说的这些法门,实在过于粗陋了。

    陈恒手中所掌握的最简陋的吞纳法门,也要比这好上许多。

    使用这等法门进行吞纳,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吞纳过程中还会遇上许多问题,有损伤身躯的危险。

    可以说,根本没有丝毫优点。

    刘历不仅自身体质特殊,而且还修行着这等法门,也难怪至今仍然还是个凡人了。

    想到这里,陈恒不由暗自摇头。

    “你且附耳过来。”

    他望着刘历,想了想后,如此开口说道。

    话音落下,刘历心中顿时一跳,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猛然浮现喜色。

    “难道.....”

    他心中浮现喜色,脸上表情却显得十分恭敬,只是默默如言,走到陈恒身前。

    随后,在他脑海中,大量讯息浮现。

    一篇基础的炼气吞纳之法在他脑海中浮现,如同刻在他脑海中了一般,格外的显眼。

    不过,尽管只是最为基础的吐纳之法,但却也能清楚看出差距。

    相对于刘历之前所修行的那篇法门而言,这篇法门要优秀太多太多了。

    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谢师尊传法!”

    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跪下,给陈恒磕了好几个响头。

    望着他这幅模样,陈恒没有阻止,只是笑了笑:“我只是传了你一篇基础法,怎么就成了你师尊?”

    “传法者为师,前辈传我大法,又助我洗体,自然是我的师尊。”

    刘历跪在地上,深深磕了一个响头:“往后弟子必忠心供奉。”

    见他这幅模样,陈恒只是笑了笑,开口道:“如此,倒也罢。”

    “你下去吧。”

    “我想休息会。”

    “是。”

    刘历脸色恭敬,认真点头,至此从房间中退下了。

    从房间中退下,他脸上还带着兴奋之色。

    “机会!”

    他忍不住握住拳头,这时候格外的激动。

    对于他而言,要等到眼前这个机会,实在太过于难得了。

    挣扎在这个世界十几年,直到今日,他才终于看见一丝希望。

    “修行。”

    回想着脑海中浮现而出的炼气法,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快速走到一边。

    没过多久,他走到一旁房间中,随后盘膝坐下,按照脑海中的讯息开始吞纳外界灵力。

    随后,他便感受到了差距。

    在过往的时候,他这般吞纳,纵使打坐一整天,也没办法捕捉多少灵气。

    这一方面是他自身体质缘故,在另一方面,也是这荒域之中灵气稀薄的原因。

    不过在今日,他的变化却很明显。

    仅仅只是半个时辰,他便能感受到灵力滚滚而来,被他所捕捉到。

    这其中的效率,比之过去何止快了十倍?

    一次吞纳结束,他脸上浮现喜色,这时候几乎有些不能自已。

    在此刻,他感受到了希望。

    以他如今的情况,若是持之以恒,不断吞纳灵力,有朝一日未必不能将自身体质洗练一遍,使之能够恢复正常,真正迈上修行之路。

    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显得格外激动。

    不过,当他转过身,望见一旁的小女孩时,他的心情便不由落下来了。

    小女孩名叫刘依,是刘历来到荒域之后,在一次意外中捡回来的,也不知道来历。

    不过,与他这个兄长相比,刘依的资质要好上太多太多了,按照眼前这个趋势下去,恐怕没过多久,便能够真正迈上修行路,正式筑基了。

    别小看这个成绩。

    要知道,这是在没有灵石灵丹辅助,自身修行简陋法门,又身处于荒漠这灵气稀薄之地所有的成绩。

    在什么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尚且有这等成绩,若是到了外面,还不知道会有多么恐怖。

    “相比起我,小妹倒是更有希望。”

    感受着刘依修行所弄出的动静,刘历不由苦笑,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随后,他想起了方才陈恒所传授的法门。

    “以依依的资质,若是能修行那位前辈所传下来的上等法门的话,想必很快便能筑基了吧。”

    在此刻,刘历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刘依的资质,的确十分优秀,若是能配合上好的筑基法,进度一定能大大加快。

    不过这件事,终究还是要请示陈恒才行。

    法不可轻传。

    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年时间,对于这个世界的规矩,刘历还是十分了解的。

    他若是擅自将陈恒传授的法门传授给别人,那到最后,万一惹得陈恒不快,那便全完了。

    好不容易抱到的大腿没了还是其次,关键是万一一怒之下,直接挥手将他们做掉了,那就一切都完了。

    因而,纵使心中有这个念头,也给先征求陈恒的同意才行。

    于是,在接下来几天时间里,他小心寻找着机会,最后才在一个陈恒主动开口,看上去心情还算不错的时候,提出了这个请求。

    “你的妹妹么?”

    听着刘历的请求,陈恒倒是显得很有兴趣。

    “小小年纪,便能修行么?”

    修行这件事,不是越小越好的。

    年纪小的孩子,往往神魄身躯都不足,纵使拥有修行的资质,也没办法牵引灵气,炼化法力。

    刘历的妹妹年纪不大,却已然能迈上修行之路,开始正式炼气,这份资质,无疑是十分不错的。

    “将你妹妹带来看看吧。”

    陈恒思索片刻,随后如此开口。

    听着这话,刘历心中一松,随后赶紧将自己妹妹抓了过来。

    只是片刻时间,一个小女孩便站在了陈恒身前。

    小女孩的年纪看上去不大,仅仅不过六七岁罢了,身上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布衣,脸色怯生生的,显得很是可爱。

    望着女孩,陈恒大概检查了一下,不由有些意外。

    与身为兄长的刘历相比,这个小女孩的资质完全是另一个极端,已经好到了一种恐怖得地步。

    陈恒的这具身躯,灵根圆满,已然是最为顶级的资质了。

    然而眼前的小女孩却是隐隐还要超出一筹,比他的资质还要好上许多。

    这等资质,与刘历相比,当真是另一个极端。

    感受着这其中的差距,陈恒心中升起些兴趣,随后抬起头,望向女孩的头顶之上。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