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模拟器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命勃发(第四章求月票)
    除了机缘的原因之外,陈恒之所以会选择前往东陆,还因为一个原因。

    未来数十年,将会是大势起伏的一段时间,整个修行界风起云涌,天赋卓越的后辈修士不断崛起,迅速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陈恒自己便是其中之一。

    在诸多天骄之中,羽真人同样算是名列前茅的,在原本的轨迹中十分出众。

    而除了原本轨迹中的羽真人之外,还有许多天骄,此刻都还处于沉寂之中。

    而这些人,又大多集中在东陆,至于渤海这海外之地,虽然同样也有,但不论是实力还是数量都无法与东陆之上的相比。

    这些人,才是陈恒真正看重的。

    如此数量繁多的天骄之中,必然有相当一部分,与陈恒一般,同样属于身负天命之辈。

    陈恒的目标也正是在此。

    一方面,聚拢拥有天命之人,借助他们的力量前行。

    另一方面,与身负天命之人相处,也有助于天星秘术的进展。

    在这五年时间,陈恒已经有所发现了。

    天星门所传下的天星秘术,唯有在身负天命之人的身边,才能够快速进步。

    这毕竟是门观察天命,借此洞悉命数的学问,在有观察对象的情况下才能迅速前进。

    若是没有观察对象,单凭自己来摸索,那难度无疑便会大上许多。

    在渤海的五年中,陈恒的天星秘术虽然有所进步,但绝大多数进步,都是在找到齐豫,将其收为弟子之后的事。

    也是在那时候起,陈恒才发现了天命之人的重要。

    所以,经历了一段时间修整,陈恒最后还是重新出发,向着此地而来。

    “熟悉的地方.......”

    从渤海离开,他们沿着道路,很快来到大齐之内。

    眼前是一片忙碌的景象,一座巨大的城池四周,行人断断续续行走着,显得有些热闹。

    相对于渤海而言,这里的人口要多上太多了,以至于连随便一处城池?看上去都要比渤海之地繁华许多。

    渤海被称为世外之地?不是没有原因的。

    望着眼前的场景,陈恒脸色不变?只是脸上流露出些许怀念。

    眼前的地方?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但对于这具身躯原身而言?却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然回到了大齐?来到了大齐的国土之中。

    “这便是师父出生的地方么?”

    望着前方人来人往的热闹场景?齐豫脸色仍然严肃,只是眼中却流露出些许好奇。

    对于齐豫而言,他自小生长在渤海之中,很少见到这般的热闹场景。

    “是啊。”

    陈恒笑了笑?随后伸出手?摸了摸齐豫的头:“东陆不比渤海,是个很热闹的地方。”

    “这里看似繁华,但实际上,在这片区域,也只能算是寻常而言。”

    “如这般的地方?也只能算是寻常么?”

    听着这话,齐豫微微一愣?莫名的,心中生出一股渴望。

    他望着前方人来人往的闹市?还有那高大的城墙,看着这与渤海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场景?心中不由感到触动?还有一种莫名的想法。

    “这些......要都是我们的就好了......”

    望着前方繁华的城池?他心中莫名的升起了这个想法。

    或许是因为常年处于战乱之中的缘故,生长在渤海,齐豫的念头很直接。

    强者为尊。

    既是强者,就应当享受一切,拥有一切。

    而在他看来,他的老师便是个如此的强者。

    既然是强者,那么拥有这些东西,不过是理所应当的罢了。

    站在齐豫身前,望着眼前注视远方,死死盯着远处城池的齐豫,陈恒若有所思,对于天命之人的特征又有了些理解。

    身负天命之人不可能平凡。

    或者说,就算他们想要平凡,他们身上的天命,也会让他们一路向前,不知不觉走上辽阔舞台之上,在其中贡献出属于自己的表演。

    之时,何时开始走上征程,正式蜕变,这也是有着区别的。

    过往,在渤海之时,齐豫虽然身负天命,但那天命却始终沉寂着,没有丝毫要爆发的痕迹,只是默默潜伏,在积蓄力量。

    也因为如此,在过往的时候,齐豫身处渤海,看上去与一个普通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最多只是天赋好些罢了。

    但到了现在,到了此刻,在陈恒的视线注视下,他身上的气机正在蜕变,在其头顶之上,那一层淡淡的金色天命开始动荡,开始不断摇曳。

    在陈恒的视线注视下,金色天命先是波动,随后动的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像是一层金色的火焰一般,开始燃烧。

    在此刻,燃烧的速度并不算太快,只是少部分罢了。

    但随着时间过去,就如同火焰蔓延一般,燃烧的火焰会带动其他部分,最终全部燃烧而起。

    而那个时候,也正是齐豫的天命大势达到最为鼎盛之时。

    陈恒大概估计了一下。

    按照目前的速度算下去,等到齐豫的天命大势达到巅峰之时,差不多还有六七年的时间。

    算算时间,在那个时候,他正好成年,算是刚好可以搞事的年纪。

    “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望着眼前的齐豫,陈恒暗自闪过这个念头,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对于搞事什么的,他并不排斥。

    毕竟,他也喜欢如此。

    不过与别人不同,他之所以搞事,不是想要成就什么事业,也不是为了别的什么,仅仅只是为了点数罢了。

    毕竟这模拟器的规则,就是影响越大,所获得的点数越多。

    从某个角度来讲,这就是人为的鼓励陈恒去搞事了。

    想到这里,陈恒抬了抬头,望向自己的头顶。

    在他头顶上,同样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天命浮现。

    此刻,伴随着齐豫身上的天命开始勃发与燃烧,连带着陈恒自身的天命似乎也受到了影响,似乎隐隐间有一种即将要勃发的趋势。

    只是,却被陈恒硬生生遏制住了。

    事实上,早在五年前,他刚刚抵达渤海之时,他身上的天命,便有即将要勃发的趋势。

    只是在当时,陈恒修为尚弱,为了避免意外,所以直接动用天命印记,将自身即将勃发的天命抑制住了。

    天命勃发之时,固然会拥有一种独特的运势,但也会发生许多意外。

    各种麻烦,各种意外,都有可能接踵而来。

    陈恒当时修为尚弱,只想一心潜修,因而便主动将身上的天命压制下去,没有使其勃发。

    现在想来,若是当时陈恒身上的天命勃发,现在应当便是另一番场面了。

    站在原地,陈恒暗自摇头,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望着自己头顶之上的天命,再望了望齐豫身上逐渐燃烧的天命,他思索片刻,最后放开了限制。

    失去了天命印记的镇压,淡金色的天命之力开始燃烧。

    朵朵金色的火焰燃烧,绽放出无比璀璨的金色火焰,显得格外璀璨,身上,恍如拥有一种独特的力量,能够让人心想事成,逢凶化吉般。

    过去在渤海之时,之所以压制,是因为陈恒那时修为弱小。

    对于那时的他而言,只需要耐心潜修,消耗陈羽所留下的东西就够了,不至于别的。

    但到了现在,他此刻修为已经恢复许多,也已经到了东陆,自然也就不必压制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就算他仍然压制,接下来的时间里,多半也少不了各种麻烦事。

    师徒之间的关系紧密,齐豫身上的天命勃发了,自然会带动陈恒,将他被动拉入各种事情之中。

    毕竟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一体的。

    既然怎么样都没办法避过去,那自然就无所谓了。

    倒不如来的更猛烈些。

    在此刻,望着头顶上燃烧的金色火焰,陈恒暗自摇头。

    “大概百年么?”

    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天命之力不是无限,同样也是有着极限的。

    因而,一旦开始勃发,天命便会不断消耗。

    有些人,最初之时突飞猛进,纵使万般险阻,也无法伤其一根毫毛,但到了后来却平平无奇,没有丝毫特殊之处,便是这个原因。

    天命之人一旦消耗殆尽了,那么人自然也便陷入平庸,与常人没有太多区别了。

    只是天命之人因为自身的特殊,往往在天命消耗殆尽时,已然创下了一番事业,亦或者说,已然是天下顶尖的强者了。

    然后,便是新一轮天命之人的崛起。

    总之,在陈恒看来,天命的爆发,大概可以氛围三个时期。

    最初之时刚刚点燃天命的初期,最盛之时的勃发期,还有天命即将耗尽的尾期。

    而按照陈恒的估计来看,他身上这天命,按照眼前这趋势,应当可以燃烧将近百年,随后才会彻底耗尽。

    很符合前身陈羽的经历。

    在原本的轨迹中,陈羽差不多便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自身的天命开始勃发,随后获取仙缘,在短短数十年时间里便蜕变为真人,又耗费了数十年时光化为真人巅峰,自身的天命才彻底耗尽。

    而在那时,他便开始停滞不前,最终陨落在晋升真君的关口前。

    现在想想,倒是很符合这百年之期的标准。

    陈恒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随后转过身,望向一旁的齐豫。

    “走吧。”

    带着齐豫,他从此地离开,随后转过身,来到了某处地方。

    这里是一处十分宽敞的府邸,在府邸上,一块巨大的牌匾高挂着,上面写着一个陈字。

    “还真是怀念。”

    望着眼前这一出府邸,陈恒笑了笑,有些怀念。

    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陈家的所在。

    陈氏,这是大齐境内的世家,纵使在大齐所有世家之中,也足以排的上前三。

    在前世,数年之后,大齐亡国,陈氏也因此而衰弱,直到陈恒的前身回归,将整个陈家迁走,才将整个陈家再度带上了巅峰。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还未发生。

    “来者何人?”

    走入府邸之前,望着陈恒两人,几个护卫冷声开口,制止了他们的前进。

    只是随后,他们便愣住了,望着陈恒的模样,有些惊愕。

    陈恒的前身,乃是陈氏最为优秀的几名后辈之一,在陈氏之内地位尊崇,可以自由出入此地。

    在陈家之中,但凡是稍微有些地位的人,都认识陈恒的模样。

    这些护卫自然也见过陈恒的样子,此刻不免惊愕。

    “羽少爷......”

    他们脸色惊愕,这时候呆呆望着陈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在而今的陈氏中,陈恒已经足足五年没出现过了。

    对于陈氏而言,在当初护送留南王前往异国为质之后,陈恒便相当于失踪了,如今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在许多人看来,陈恒估计凶多吉少,多半出了很大的问题,甚至很可能.....已经死了。

    而现在,早已被判定为失踪的人再次出现,他们不免有些惊愕。

    “还记得我么?”

    带着齐豫,陈恒望着身前的护卫,随后一笑:“我有要事想要见家主,还请通报一声。”

    身前,几名护卫彼此对视,随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其中一人转身离开,过了片刻才快速回来,恭敬的请陈恒进去。

    陈恒脸色坦然,带着齐豫,就这么平静走入其中。

    沿路之上,齐豫望着四周,脸上露出些好奇之色。

    相对于外面的城池,眼前的陈府更加奢华,各个地方无一都透着一股尊贵。

    这种布局格调,倒是齐豫很少见的。

    当然,对于他而言,这也不算什么。

    过去,身处渤海之时,陈恒身为鼎鼎有名的锻器大师,所拥有的财富与条件也不差,丝毫不比眼前逊色,甚至还要尊贵。

    毕竟过往在渤海,陈恒是修士中大名鼎鼎的人物,而眼前的陈家,却只是凡人眼中的世家,并非修士。

    两者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

    行走在路上,过了片刻后,他们来到一处房间。

    房间内,一个中年男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红袍,红袍之上,点点星痕展现,带着种莫名的尊贵意味。

    他独自端坐在红色椅子前,容貌英武,脸上带着些威严,只是黑发之中带着些白色发丝,给他添上了些许暮气。

    这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陈氏家主,陈经。

    “家主。”

    望着眼前的陈经,带着齐豫,陈恒轻声开口,有些叹息的说道:“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

    陈经点了点头,望着眼前的陈恒,有些意外:“好几年不见,你身上的变化很大。”

    过往的陈恒,面对他这个陈家家主时,会表现的十分恭敬,尽管并不会多么敬畏,但那种态度却很严谨。

    如今的话,却是变得随意了许多。

    不过,陈经也不意外。

    毕竟长达几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了。

    只是在此刻,他心中也不免有些好奇。

    在这几年时间里,陈恒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总归是要有些变化了。”

    在他身前,陈恒笑了笑,随后开口:“若是什么变化都没有,那就白费了这几年时间的经历了。”

    “这几年,你究竟去了哪里?”

    陈经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为何不派人过来传信?”

    陈恒的前身,乃是陈家最为出众的几名天才之一,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排除身份血统的加持之外,可以说是陈家后辈中最为优秀的一个,被誉为陈氏的未来。

    对于陈恒的前身,陈家的重视可想而知,因此在得知其失踪之后,陈家曾派出了大量的人去寻找,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陈恒消失的十分彻底,就像是完全凭空蒸发了一般,没有丝毫痕迹留下。

    直到此刻,他才再次出现。

    “这个,便说来话长了......”

    陈恒笑了笑,随后斟酌了一下语言,才继续开口。

    他才护送宋启开始讲起,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大致说出。

    当然,他省略了天星子的那部分,只说自己无意中获得了一处秘境传承,随后无疑中到了渤海。

    “修士,秘境,渤海?”

    听着陈恒的讲述,陈经有些目瞪口呆。

    不得不说,在这些年的时间里,陈恒得经历还真是有些玄奇,在旁人看来,已经十分精彩了。

    陈经身为陈家家主,对于修士的存在,也有些感受。

    只是他没想到,在他的族人中,也有人成为了修士的一员,甚至还经历了一番故事,成为了不弱的修士。

    这不由令他有些惊愕,感到些震动。

    只是震动之后,便是兴奋了。

    一名修士的出现,对于如今的陈家而言,意义十分重大,可以说,可以保证陈家的未来。

    而且,这不是一位普通修士,而是一位在修士中都不算弱的锻器大师。

    假以时日,在其带领下,陈家未必不能从凡人世家,一跃成为修士世家。

    他心中闪过这种种念头,不由有些兴奋起来。

    同时,一些他此前才有的疑惑,此刻也算是解开了。

    “原来如此......”

    望着陈恒,陈经叹了口气,随后才开口:“既然如此,那便难怪了。”

    “你还不清楚,在这几年,大齐之内也发生了一些事。”

    他抬起头,望着陈恒,缓缓开口。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