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四百零二章 跃马征西胡
    转眼之间,十天时间过去了。在跃马戏渐渐兴盛的同时,人间也到了春节。二十年来第一次在没有宦官集团阴影统治下过春节,大明宫张灯结彩,开成帝举办了一场隆重的梨园灯会庆祝新春。

    在灯会之上,开成帝还在雷长夜的介绍下尝试玩了一下跃马戏,并大加赞赏。

    有了开成帝的宣传,整个长安的权贵阶层上行下效,纷纷迫不及待地进入跃马戏中,试图在皇帝面前表现自己的英武一面。

    不久之后,雷长夜发现李象淳、郭留贵和李淑仪全都跑进来了,还带出了一只充满皇族气息的亲卫队,在游戏里依靠坚甲利刃,纵横砍杀,好不痛快。

    春节之后,跃马戏的热度在整个大唐迅速上升。在第一轮朝廷征西胡的大会战中,白银义从军已经招到了十万多名平民玩家,气势惊人。

    可惜在这一次测试运行过程中,玩家都不知道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去影响方镇节度使的决策。在白银义从军西征的时候,各地方镇势力纷纷乘虚而入,攻伐长安城,和神策军大打出手,搞得白银义从军不得不分兵回救。

    结果就是西征的白银义从军还没来得及到沙州,就被西胡军的大部队淹没了。所有玩家被西胡军队围了个结实,全身背矢,力战而亡,死得别提多惨了。

    但是雷长夜会让他们就这么死了吗?当然不会。

    他还要让他们的神识从死去的画中身中超脱出来,高悬在西胡大战场之上,看着白银义从军一个个全都死干净,然后看着西胡再陷长安城,烧得一城烈焰。

    这样就完了吗?还能再过分一点吗?雷长夜的回答是:能。

    在游戏结束的最后,他打开了太虚幻境里的另一重结界,以自己描画的画中身作为演员,演出了沙州城、北庭都护府、安西都护府三大战场最后时刻的情景。

    沙州军民独守孤城十一年最终全体沦陷的悲苦往事,北庭大都护李元忠与七千将士力战而亡的血泪悲歌,安西大都护郭昕率白发死士死守龟兹的悲壮史诗,让雷长夜串成一条连贯的时间线,一场场地展示在所有入画人的眼前。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大唐与西胡会盟时的使节看到的悲怆画面。甘、凉、瓜、沙诸州的大唐遗民,披裹唐服,手持唐旌,夹道迎呼涕泣曰:“帝犹念陷胡生灵否?”

    所有入画人在看到这一幕幕苍凉画面的时候,吴道子的画外音则在画面外所有人叙述大唐西域百年的历史,说得嗓音嘶哑,到最后呜咽难言。

    雷长夜在一旁听得低头不语,异常安静,吴道子非要揽这个画外音的活儿,结果活了一百多岁的人哭得稀里哗啦的,非常尴尬。

    跃马戏第一轮战场副本结束之后,整个长安城淹没在一片哭声之中。数万入画的百姓哭得撕心裂肺,就好像大唐真的亡了一般。长安如此,江南、巴蜀、汉中、河东、宣武、魏博诸镇都有入画人在嚎啕大哭。

    第二天早朝,御史台参雷长夜的奏章犹如雪片一般堆到了开成帝的御案之上,朝臣群情激愤,都认为雷长夜长了胡人的志气,灭了大唐的威风。

    开成帝微笑着留中不表,散朝而去。

    这一天,雷长夜成了整个大唐最不受欢迎的人。

    但是,跃马戏却一跃成为人人都必须去玩的游戏。因为第二轮跃马征西胡的大戏又要开场,这一次,所有人都认准了一件事,说什么都要赢!他们要去营救万里之外,陷胡数十年,犹念唐恩的塞外遗民,他们要去重新光复被西胡陷落的万里江山。

    这一天,雷长夜带着阴将们巡视飞鱼大娘船,发现船里气氛异常安静。所有的单间全部都是显示有人的标牌。所有的贵宾间都显示主人有事。他检查了一下雷公戏,里面竟然只有鱼玄机和一堆机托与黑暗暴君较劲,其他人都没在玩这个游戏。

    令他感到又惊又喜的是,连刘秀、阴丽华、紫馨、东方朔、汪芒、张角、苏妲己这样的大玩家都在这一天抛弃了雷公戏,在单间里咬牙切齿地准备入画跃马戏。

    这在他看来是相当难得的。因为跃马戏没有速升品体系,只是一个加速般的大唐幻世而已。但是这些玩家却因为他在第一**戏结束后的片尾演出而决定入画。这并不是为了游戏体验了,而是为了大唐要出口恶气。

    这显示出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的归属感。他们已经开始认同自己唐人的身份。

    这第二次的跃马戏雷长夜不敢马虎,首先就在太虚幻境的入口太虚宫内布置了光鲜亮丽的舞台,写明这一次才是跃马征西胡正式的入画戏。同时,吴道子以天庭真人的姿态隆重登场,向每一个曾经在第一次跃马戏中死过一次的入画人颁发他们的装备和金钱。

    这个举动立刻让在第一次跃马戏中死得灰头土脸,还要鞭尸良久的入画人们感到了一波来自雷长夜的关怀和诚意,心里立刻舒服了一点点。但是雷长夜还是天底下最让他们讨厌的人之一。

    第二次跃马戏的进度比第一次顺畅了很多。经过了第一次跃马戏的遭遇,很多入画人发现了白银义从军的优越之处。

    首先就是地处长安,天子亲兵,一入军伍就会以驱除西胡为己任疯狂训练。如果在白银义从军里当上都头或者兵马使,就可以始终在第一线作战,有大把的机会斩获军功和人脉,一点点纠集起精兵强将,朝着天下兵马大元帅的最高荣誉稳步前进。

    其次就是白银义从的军规严明,每一个白银义从是武盟认可的侠义之人,对朝廷忠心无比,从根子上杜绝了执掌兵马的行军中尉叛变朝廷的可能性。跟着白银义从军打西胡,从头打到尾,绝对不会出现上司突然想要攻袭长安的剧情。

    最后是白银义从军拥有飞鱼大娘船的火力支援和军饷输送,始终保持着士气高昂的姿态,面对压倒性的兵力时也可以绝地反击,打出不少漂亮仗。这比在其他节度使手下卖命要舒服太多了。

    唯一让入画人们不满的就是白银义从军入伍的资格极其苛刻,需要申请者拥有极高的地方声誉,武力水准和实战经验,入伍考核的项目繁多,而且每项都非常严格。

    白银义从军的消息还特别灵通,如果入画人在跃马戏里曾经做过山贼,打过村庄,抢过东西,哪怕在大城市里果奔过,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全都会被拒绝入伍。

    这就让那些在入画戏里曾经放飞过自我的入画人欲哭无泪,只能跑到各大节度使帐下效力,试图积攒人脉和势力,一点点朝着都指挥使和都知兵马使的地位爬升。

    很多大玩家从一开始就参与到了游戏进程之中,他们很多人是武盟成员,直接就进入了白银义从军。有些大玩家想要进行sao操作的心马上控制不住了。不少大玩家自行带了一批愿意跟随他们西征的壮士,偷偷出城朝着沙州方向前进,试图提前去给西胡找麻烦。

    这当然是遇到了凉州方向派来的大批西胡精锐阻拦,陷入了死战。这些大玩家忘了在这个残酷的跃马戏里,只要在战争进程中被杀一次,就算氪了全部的玉符,都复活不了,神识只能高高悬挂在天空,做这场恢弘战役的旁观者。

    这帮家伙一阵猛如虎的梦幻操作,然后就被十倍百倍的西胡士兵给淹了,神识高高悬在空中,无可奈何地观看结果。有些大玩家穷极无聊,开始在天空中给还没死的同伴支招。

    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他们虽然死了,但是同伴们还能听到他们说的话,还能和他们进行交流,正应了“音容犹在”这句话。

    这也展开了一轮全新的sao操作。很多大玩家在天空中飘来飘去,通过高空视角,或者给陷阵于西胡军队中的队友指明逃亡路线,或者给有意进取的战友指明了敌军兵马虚弱之处,或者给统兵的高级将领通报敌军兵马配置,让他们能按照敌军虚实布兵排阵。

    这些sao操作的确让他们这一波波添油战术反而打出了一些奇效,造成了西胡兵马大量不必要的伤亡。但是,最不必要的伤亡还是他们自己给白银义从军造成的。如果当初不来浪该多好。

    雷长夜的神识操控的西胡军队可不是吃素的,一旦发现了这些来浪的军队,立刻开始四处集结,封锁凉州以东所有关隘道口,大军严阵以待,万藏寺高手蜂拥而至,西胡的骑队四外劫掠,坚壁清野。西胡的箭兵和佛兵据险而守,稳如泰山。

    等到开成帝因为“某种未经证实的原因”准备召唤全国白银义从军征伐西胡的时候,西胡军已经在凉州东部战区布下了天罗地网。

    全国各地聚集而来的白银义从军在凉州前线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西胡的凉州防线积尸如山,血流漂橹。虽然白银义从能征善战,但是西胡军队以逸待劳,先天占有上风。

    最后战争的大势还是倒向了西胡军。在西胡军消耗了一波白银义从军兵力,顺势反攻之后,久战力疲的白银义从军不得不溃退到长安坚守。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