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长去哪了 > 第十七章 丞相府
    顾佐对朝廷也进行了整顿,充分利用朝堂的力量。改变主要在于融合,将南吴州和朝堂两套体制合并,避免有的人忙死,有的人闲死。

    南吴州体制撤销,屠夫担任吏部侍郎、成山虎担任兵部侍郎、原道长担任户部侍郎、刘玄机担任刑部侍郎、高长江担任工部侍郎,李谷生掌匠作监、赵香炉掌常平仓、李十二掌教坊司等等。

    这种融合极受朝堂欢迎,政事堂对此表示“欣喜”。

    海水灵石的生产炼制一直在源源不断的进行,南吴州修士的修为实力也在突飞猛进,在破界迁入一年半后,有更多的修士破境,在南吴军中,这一现象表现得相当明显。

    纯粹由金丹组成的应急小队人数突破五十,且三分之一为金丹后期;各营之中,筑基后期修士的比例也有原来的三分之一提升到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也可以算作资深筑基前期。南吴军整体作战实力更进一步。

    至德九年正旦来临之际,朝堂举办了欢庆活动,天子和张妃被邀请至东溪南岸的雄妙台前就坐,他的下首是顾佐和李十二,再往两边,左侧是文武百官,右侧是以怀仙馆领衔的各宗长老、执事。

    三万人的大唐小朝廷,显得分外融洽。

    望着台上的歌舞,天子询问顾佐:“在此界待了一年多,太师下一步如何行止?是继续养精蓄锐,还是打回南吴州?”

    周围的大臣和各宗长老们都转过头来,关切的等待着顾佐的回答。

    顾佐道:“事实证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过去在通道玄都世界过得太安逸了,所以修为进步缓慢,出来之后,大家的修为不停上涨,涨得很快。过去想要迈进一个台阶,通常都在六年以上,多则十余年、二十年,尤其每一个关口,都要为感悟而发愁。如今一年半,大家纷纷破境,说明放眼看诸天是十分必要的。”

    顿了顿,道:“因此,将来我们的目标,还是回到东胜神洲去,在我心里,那里应当是我们的家乡,但要还乡,也不急于一时,我希望大唐军队能够继续成长,待全员金丹以后再还乡,如此方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当然在此之前,也不能放松警惕,此界到底如何,有待我们继续观察。”

    “说句诸位不愿意听的,要时刻准备着打仗,所谓忘战必忧啊,别看太平了一年半,说不定哪一天,敌人就来了,到时候,吓我们一跳!”

    在顾佐的讲话声中,一张朝云符在烟火中升上高空,朝云小娘子的笑脸映照于海面,笑容灿烂。

    礁盘底部的一块石头动了动,开始探出头来,那是青龟侍郎从半梦半醒中惊觉。他疑惑的抬头看向了光亮传来的地方,那是礁盘上方的天空。明明是夜晚,怎么会有朝霞?

    他缓缓从海底上浮,探寻水面上红光闪烁的根由,一直上浮两百丈,才慢慢露出水面,这下子终于看清了。天上有各种烟花绽放,最显眼的是那张时不时露出微笑的美人脸,每当这种烟花升起时,都将海面照得一瞬间亮如白昼。

    回忆片刻,青龟侍郎才恍然醒悟,拍了拍头。最近百年来,他睡眠始终不好,每次入睡都睡不沉,睡不踏实,也导致记忆力出了问题。修为到了他这个层次,已经触及玄龟一族的修行天花板,要么奋勇精进,合道成仙,要么开始走下坡路。

    能够突破天花板的玄龟寥寥无几,很不幸的是,从目前的迹象表明,自己应当不在其内。

    睡又睡不踏实,醒着又头疼,这种日子相当难受。他知道今后几百年,自己都将在这种痛苦中煎熬着,最终的命运是成为甲山上的一具骸骨,守护后代子孙。

    拍了拍头,稍稍止住头疼,青龟侍郎围着漂浮在海面上的小岛开始巡游,早点完成任务,回去向老祖申请一粒大还丹,也好稍解痛楚。

    为了避免被岛上发现,他很小心的远离岛屿,又时不时下沉到深海之中,仔细的看着,观察着岛屿的变化。

    一个月后,青龟侍郎认为自己差不多看明白了,便开始返回。返程的途中,被又是疲倦又是清醒的痛苦状态所折磨,他又睡了一觉,却依然睡不踏实,只能继续启程,回到千里之外的丞相府。

    这是深入海底数百丈的巨大山脉,山脉正中的峡谷内,不时有数尺高的大蚌在开开合合,蚌中的夜明珠随开合之势不停闪烁,为前行指明方向。

    沿路的暗孔中不时有巨龟探出头来,那是丞相府的宿卫,见来者是青龟侍郎,又相继缩了回去。

    峡谷中前行多时,眼前出现一座山丘,前后通透,左右共四个门,实则便是一个巨大的龟壳。

    入口处挂着面蓝底横匾,上书“丞相府”。

    进了丞相府,在门口的水草垫子上慢慢等候,小龟前来禀告,说老祖宗打了个盹,请青龟侍郎稍待片刻。

    青龟侍郎点了点头,道:“不妨事,等着就好了。”

    这一等又是三天,青龟侍郎迷迷瞪瞪中被龟内侍唤醒:“侍郎,老祖已经醒了。”

    于是头痛欲裂的青龟侍郎勉力振作精神,入内参见。里面一只大龟已经化为人形,戴着官帽坐在椅中。

    “老祖让查的飞来岛屿一事,孙孙已经看了个大概,特来报与老祖知晓。”

    “乖孙倒是利索,原以为还要过些时候才能回来……且不忙说,待白尚书来了再说。我已经传他过来议事了。”

    这二位便在堂上闭目等待,三天之后,一只白头大龟姗姗来迟,同样化为人形就坐,只是背上还背着个甲壳。

    议事重新开始。

    青龟侍郎将奉命查看飞来岛屿的所见所闻讲述一番,然后道:“这飞来岛不知从何而来,未见高修者,多为金丹、元婴之流。”

    白头龟尚书问:“总计多少人?多少是会道法的?”

    青龟侍郎道:“岛上约有数万之众,据我所见,修出元婴者十余人,金丹者近百,唯修士不少,恐有近万之多。”

    白头龟尚书道:“不知是哪位上仙的部众?”

    青龟侍郎摇头:“这却不知。”

    白头龟尚书道:“擅入我东海甲山,按例应当驱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