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帝霸 > 第4525章不正经四人组
    这个叫阿汉的中年汉子,看起来很魁梧,整个人站起来,都快差不多两个人高大了,他一身肌肉贲起,而且,身上的肌肉是黄沙色,让他的身体看起来就好像是用黄岩石所雕刻的一样,整个充满了力量,也是充满了重量。

    更为奇妙的是,阿汉的一双手臂竟然是石化,或者更准确去说,他的一双手臂乃是由岩石所生成,而身体的其他所有部位都是血肉之躯,只有一双手是石头。

    而且,这仔细一看,不是普通的石头,更像是玉石,看起来像是一种沙黄色的玉石,这样的颜色看起来就与他的身体肌肤的颜色很像了,若是不仔细去看,还发现不了阿汉的双手是石头。

    而且,这一双手臂那怕是石头所化,但,它有着一种润色的光泽,就好像是玉石经过了打磨一样,好像在流水之中经历了千百万年的打磨一样。

    “圣灵——”看着是血肉之躯的阿汉,竟然是拥有着一双玉石的手臂,算地道人也不由眯了一下眼睛,说道:“圣灵一族,乃是极少罕见,特别是大灾难之后,此族之人,可谓是小族中的小族。”

    八荒之中,有百族万教,其中有圣灵之说,圣灵一族,在这万古以来,都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种族。

    传说,圣灵一族的诞生,乃是苍天的意志,大地的血肉,所以,一般而言,圣灵出身的人,都是很难有后人的,一般都是绝后。

    眼前阿汉竟然是圣灵,这的确是让人吃惊。

    “哪里,哪里,只是拥有圣灵血统罢了,并非是纯血的圣灵,祖先曾是圣灵而已,见笑,见笑。”阿汉笑呵呵地说道。

    虽然阿汉虽然身体粗壮无比,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粗人,但是,说话还是比较细腻的,他说话与他的身形是不相匹配。

    阿汉这样的话,顿时让简货郎和算地道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祖先是圣灵,那绝对不是什么默默无名之辈,那一定是出身于名门世家了。

    “木人——”不正经四人组另外一个人惜字如金,报了自己的称呼。

    木人,还真的是人如其人,他就是一个木人,一个木头人,木人,全身都是木头所生长出来的,一看之下,便让他知道,他是树族,天生树身,而且,他的身上生有枝叶,树叶翠绿,而且,他那树木的身躯,还有藤蔓环绕,使得他看起来就是一尊会走动的大树。

    而且,木人的身体看起来比阿汉还要高大,只不过,当他站起来一动不动的时候,却常常让人为之忽略,让人一看之下,以为他是一株树桩。

    “叫我小言便可。”不正经四人组的最后一人,算是正经了,是一个少女,这个少女美丽动人,穿着一身轻纱,让人感觉她所站的地方,就有微风拂起一般,似乎她如同是风一般的少女,一阵风吹拂而来,她便随风而去。

    又或者,她就是风,可以无声无息而来,也可以如同狂风一般席卷而至,又或者她可以瞬间消失无痕,又或者可以摧枯拉朽。

    这个的一个女子,让人一看,不由为之眼前一亮,让人都想为之靠近,如风一般的少女,似乎能轻拂着人的心,能撩拔人的心弦。

    这个叫小言的少女,至少看起来是他们不正经四人组中最为正经的一个,但,却又给人一种最飘渺的感觉,似乎,其他的三个人都是真实的存在,不论是带着笑容的纯剑,还是粗壮的阿汉,又或者是惜字如金的木人,他们都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他们的躯体都站在面前。

    然而,小言这个少女,那怕她站在你的面前,你都有可能觉得她并不存在,那只不过是如同一阵风罢了。

    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与算地道人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不正经四人组,那还真的是不正经,连名字都那么随意。

    “你们不是一般的不正经。”简货郎不由笑嘻嘻地说道:“只怕你们是不正经到连自己名字都忘记了。”

    纯剑笑着说道:“名字,那只不过是符号罢了,朋友相交,在乎一心,有心便可,名字并不重要。”

    “嘿,是吗。”简货郎嘿嘿地一笑,说道:“一个又蠢又贱,一个是满身大汉,还有一个木头人,再加上一个摸都摸不到像幽灵一样的小言,那还真的是妙了,你们把组合的名字取得真的太恰当了。”

    简货郎大嘴巴什么话都敢说,就算是明知道不正经四人组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他却不在乎,既然纯剑他们都不报真名实姓,那么,简货郎他又何必在乎他们是什么感受呢,再说,简货郎也不怕他们。

    对于简货郎这样的大嘴巴,听起来这么损的话,纯剑他们四个人竟然也没有生气,看起来,他们的修养还是不错。

    “你们是从东荒来的?”明祖终究是老狐狸,姜还是老的辣,从纯剑他们的言行举止之中,窥出了一些端倪。

    纯剑笑着说道:“我们是出身于小地方,四处荒野,家里长辈也未多言,所以,自小不清楚身处于什么地方,我们只记得,我们出来的时候,离家出走之时,一直往西走,不知不觉之中,就来到这里了,凑凑热闹。”

    “嘿,是了。我信,我信你个鬼。”简货郎嘿嘿地一笑,乜了一眼,一副鼻子朝天的模样。

    对于简货郎这样不屑或者是带有几分敌意的态度,纯剑他们也没有生气。

    事实上,他们连真名都没有说,简货郎不相信他们的话,那也是正常之事。

    李七夜看了纯剑一眼,淡淡地说道:“贪多嚼不烂,剑法无敌,道身无双,又焉是你能以一兼二的,自认为比祖先还有天赋吗?又或者自认为道心如磐石?”

    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顿时让纯剑脸色大变,在刚才,简货郎怎么嘲笑,他们都没有生气,然而,李七夜这随口一句话,就瞬间戳到了纯剑内心的秘密了。

    而且,很多事情,纯剑都是自己知道,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但是,初见面,李七夜就一口点破,这怎么不让纯剑心里面为之一惊呢。

    “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纯剑回过神来,向李七夜深深地一鞠身。

    简货郎一眼睛眼,说道:“什么道友,这是你能称的吗?叫公子。哼,我们公子出言提醒你,乃是你的荣幸,是你祖上积福。”

    简货郎这嘴巴,又毒又贱,让人听得都不舒服,但,要命的是,他这又毒又贱的话,所说的却偏偏都是事实。

    “不知公子如何称谓。”纯剑也从善如流,向李七夜深深地鞠了鞠身。

    但是,李七夜未理他,目光落在了一旁了。

    “有意思。”算地道人在这个时候不由瞅住了纯剑,说道:“那一定是身兼两大绝学,能入公子法眼,那一定是不得了,举世之间,那可没有多少传承有那么大的实力。”’

    “嘿,神棍,那你要不要给他们占上一卦,算算他们的来历,卜卜他们的脚根。”简货郎嘿嘿地一笑,怂恿算地道人。

    算地道人不由摸了摸下巴,的确是有几分兴趣。

    纯剑则是一鞠身,带着笑容,说道:“我们只不过是无名小辈而已,不值得道长浪费仙力。”

    “算你识相。”算地道人点了点头,很满意。

    简货郎不屑,瞥了算地道人一眼,说道:“切,不就是吹捧了你一句嘛,就如此飘飘然了。”

    算地道人不理会简货郎,傲然抬了一下头颅。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没有理会简货郎他们,而是目光落在了一个女子的身上。

    这个女子在这个时候也发现了李七夜,竟然迎上了李七夜的目光,走了过来,声音很轻柔,说道:“我可以靠近你一点吗?”

    突然这样的一个女子走过来,说要靠近李七夜一点,这听起来乃是十分的突兀,任何人都觉得这样的要求似乎有些离谱。

    但是,李七夜却不介意,点头,说道:“可以。”

    得到了李七夜的允许之后,这个女子的的确确是靠近了李七夜,站在李七夜身旁,都快要靠到李七夜的肩膀了。

    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他们也都不由被这个女子所吸引了。

    这个女子并非是国色天香,也并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色,她的相貌,只能说是长得很清楚,小小的脸蛋,长长的秀发,一双眼睛乌亮,看起来像是万古深渊所诞生的两颗黑色宝石,深邃而内敛,看不出其中的神光。

    这个女子看起来二十左右,少女年华,穿着一身浅蓝衣裳,朴素而简单,她轻抿嘴,不说话之时,给人一种沉默如金的感觉,似乎,她宁静如深山湖泊。

    “我叫林默。”这个女子这样跟李七夜说了一声。

    “李七夜。”李七夜不由笑笑,竟然伸手去摸了摸她的秀发,而林默竟然没有反抗,任由李七夜摸自己的秀发。

    这样的一幕,让简货郎他们看得都目瞠口呆,都不由看着呆住了。

    

    .。.

    logo:y190523wh: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