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眼药
    皇上又笑了,“昨日吴世恒进宫请安。”

    周书仁听出了皇上语气里的愉悦,很满意这位驸马,所以卓古瑜对上未来驸马稳输,不对,根本没有可比性。

    皇上又道:“永安国公当年收刮了不少是好东西。”

    周书仁心道来了,“臣不清楚,您知道臣的家底都是一点点赞起来的,臣没享受过一夜暴富的感觉。”

    皇上乐了,“周侯府攒了不小的家底。”

    周书仁得意了,“臣娘子是管家的好手。”

    皇上感慨,“侯夫人的确有能力,朕最近看了不少荣恩卿送回来的书信。”

    周书仁听了心疼明瑞,冬日赶路,孙子遭大罪了,住的条件不提,光赶路就够受的,“明瑞送回来的家书,臣也仔细看过。”

    皇上笑着,“数算的书在私塾推广不错,孩子们接受良好,朕最近思索许多。”

    周书仁心里一动,皇上提了荣恩卿,这是准备提前改变京郊的庄子?

    又过了一刻钟,皇上要继续批奏折,周书仁和顾昇一同出宫。

    周书仁走了几步停下,示意顾昇走近一些不用错开几步。

    顾昇心里十分的紧张,“侯爷。”

    周书仁,“你可知你现在的名声?”

    顾昇提着心,小心的回着,“下官知道。”

    最近向他求画的少了,他也能听到背后有人议论他,那又如何?他攒了不少银子,添了不少产业。

    周书仁没回头看顾昇,继续走着,“高处的风景很美。”

    顾昇反应一会,斟酌的回话,“下官觉得眼前风景更好。”

    周书仁侧头,“你可知你不努力,等差距拉开等待你的是什么?”

    顾昇拳头微微握紧,“臣清楚。”

    所以他和未来驸马是朋友,他也谋划着。

    周书仁挑眉没再多言离开,脸上的神色说明心情不错。

    顾昇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不知道回答是否让侯爷满意,顾昇抬脚跟上。

    周侯府,竹兰读着明瑞的信,信上明瑞的感悟很多,也见了许多的生死,他亲手埋葬了死去的孩子,字里行间透着浓浓的无力感,孙子给她写信,寻求解答。

    竹兰起身去书房,拿起信纸组织了语言才落笔,现代都没解决孤儿的问题,何况是条件更差的古代,先是安慰孙子,笔下一转说了循序渐进,什么都有过程,目前能做的问心无愧。

    写好信仔细检查才装入信封,同时叹气,京郊庄子能良性发展,她不仅占了身份的便利,还因这里是都城。

    而各种请大夫教学都难,冷风吹过,心里发堵,古代条件太差了,多少孩子死于冬日。

    京外,明瑞咳嗽着,荣恩卿帮着倒水,“这次听我的,我们在城中停留,等你病好了继续赶路。”

    明瑞喝了水,“我耽误了行程。”

    荣恩卿拿过茶杯,“你要知道孩子们病逝不怪你。”

    明瑞靠着枕头,“我清楚。”

    只是心里难受,这一路见的太多了,一直压在心里。

    荣恩卿心道,还是年轻见的少,“当年我经商的时候什么人都见过。”

    他见惯了形形色色苦难的人,哪怕成了荣侯,多年养尊处优又有儿有女,他的心也没多柔软过。

    他去京郊的庄子给自己找事做,对孩子教导上心满足感更大一些,出京办差更多的是为了自己。

    明瑞又咳嗽一声,“我见的还是少。”

    以为自己心志坚定,结果高估了自己。

    荣恩卿,“所以说你是幸福的。”

    周侯府的孩子都是幸福的,有疼爱的父母,府内没有乱七八糟的存在,兄弟情深,多少人羡慕。

    明瑞哪怕没见到苦难的孩子,他也清楚自己是幸福的,妻子成长环境算是好的,不也有庶出的弟妹。

    荣恩卿继续道:“现在见识弊端是好事,只有发现问题才能去解决,我们不该回忆错处应该想如何去解决问题。”

    说着起身拍了拍明瑞的肩膀,示意明瑞休息。

    明瑞没休息,心道他这一路在荣恩卿身上学到了许多,想了一会闭上眼睛,回忆起随太子出行待过的村庄,回忆的多了嘴角多了笑容,才慢慢的睡下。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入了腊月,腊月过后就是新年,一年又要过去了。

    草原的信件终于送到了京城,竹兰看完信笑出声,“可苦了明云,瞧瞧信上提了多少次水果和青菜?”

    李氏,“这一回多准备一些,免得再出现大雪封路。”

    竹兰道:“庄子的青菜产量不错,留下够吃的都给明云送过去,对别光送蔬菜干,多将青菜过下热水冻了送过去。”

    以前家里不需要往远地方送青菜,所以也没研究过,明云去草原后,冬日怎么吃上新鲜青菜不会冻坏,周老大两口子动了脑筋。

    李氏笑着,“都准备好了。”

    竹兰又道:“还有冻梨别忘了。”

    秋日,周侯府就收了不少梨和柿子,入了冬就冻了起来,大部分为明云准备的。

    李氏道:“娘,明云松了不少牛肉回来,您看是现在分了,还是能年底分?”

    “等年底再分,可惜明腾吃不了。”

    周侯府为四舅茹素四十九天,周书仁想继续皇上也不允许,全因书仁年纪大了,皇上怕折腾出病。

    明腾则是自己要求茹素一年,继承了整个荣家,周家没人劝明腾。

    李氏心疼儿子,“还好没亏待我孙子。”

    竹兰失笑,“孩子需要营养,明腾可不糊涂。”

    李氏已经从爹娘去世中走出来,“娘,明辉这些日子时常出门,没事吗?”

    “已经没事了。”

    水贼的事已经尘埃落定,推出来的猪已经杀了,而且明辉和吴世恒来往,安全还是能保证的。

    京城谁不知道皇上满意未来驸马,时不时进宫请安,还能留在宫中吃饭。

    下午,周老大从京郊回来,直奔着主院而来,竹兰正练字,听到一声娘,她的手一抖一张字毁了,“你都当爷爷多年了,还莽莽撞撞的?”

    周老大,“娘,打起来了。”

    竹兰没心思看字了,“谁和谁打起来了?”

    logo:zw81200303u: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