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风流太监闯后宫 > 第三十章 爱心永恒(第二部完) +尾声
    另外一个娇俏佳人也被这剧烈的震动弄得醒了过来,从李小民脚下爬起来,敬畏她看着这一幕诱人心跳的情景,幽幽地叹息了一声,伏下身子,用自己胸前丰满雪免在李小民的腿上揉来揉去,香舌转舔着李小民与周皇后的大腿,不时她抬起头,红着脸看着自己从前的婆毋、现在的姐姐与丈夫交欢时的激烈情景。

    李小民费尽力气,才将周皇后弄得尖叫着厥过去,又将真平公主和安平公主拉到自己身下承欢,一边狂力干着这两位金枝玉叶的美丽公生,一边享受着太子妃韦氏在下面舔舐吸吮着自己的脚趾,看她这么卖力,将她也拉上来,趴跪在床上,从后面干得她神魂飘荡,尖叫着扑倒在床上,晕厥过去。

    李小民躺在床上,轻轻地喘息着,只觉满心的畅快。这样令人兴奋的运动,优于后世人们所发明出来的任何清晨锻炼活动。

    一个美丽的身影,从大床的另一边缓缓移过来,伸出柔嫩玉臂抱紧李小民,柔声道:“孩儿,妳累不累?”

    李小民一怔,抬头看着秦贵妃美艳迷人的娇颜,苦笑道:“太后,妳不要这么叫我嘛,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紧紧抱住他的秦贵妃,因为名义上是李市民的亲生母亲,因此也被尊封为太后。与周皇后并列。不过在后宫之中,还是周皇后管理一来事务,而秦贵妃闲着没事,就出宫去训练士兵,倒也算量才施用。

    秦贵妃低头看着李小民俊秀地面容。美艳的脸上满是慈爱的表情,低下头在他唇上轻轻一吻,柔声道:“小民子,我早就说过,要妳做成我的孩儿,妳就是不答应。现在天道有常,终究还是要妳做了我的孩儿!”

    她轻轻地转动娇躯,跨坐在李小民地身上,缓缓地与李小民合在一起,感受着李小民的坚硬火热。不由满足她轻轻叹息了一声,玉手按住李小民的胸膛,纤腰轻轻上下活动。微笑着看向李小民的面容,柔声道:“小民子。现在妳是我的亲孩儿了,大唐李熙之名,将名杨天下。”

    李小民被这美艳太后的玉体紧紧套弄着,伸手抚摸着她娇媚迷人的身子,轻轻喘息着,抬头看着她娇美的绝美容颜,一时不觉痴了。

    旁边,一双雪白的玉臂伸过来,轻轻揽住李小氏的脖颈,散发着幽香地樱唇凑过来。轻轻地吻着李小民的脸颊,幽幽她道:“小熙,小熙!”

    李小民转过头,看着长平公主亦悲亦喜的美丽容颜。心中不由微微伤感,轻声道:“好姐姐,妳若喜欢,就一直当我是妳他弟弟好了!”

    他抱紧怀中少女温软滑腻的肌肤,将脸深深地理在她的怀中,张开嘴,满满地含住如柔嫩的**,直到将自己的嘴填满。

    就这样用力地吸吮着,李小民努力地向上挺腰,深深地进入秦贵妃的玉体之内,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对这一对美丽母女的关爱感激之情。金壁辉煌的大唐皇宫,经历了几个月的重建和大肆扩充,现在已重现辉煌,建筑的华美甚至要远超从前。占地之广,更是从前所无法比拟。

    皇宫附近的民居,都被大片她拆除,以建筑崭新地宫室。经过大力扩建的皇宫之中,到处都是美丽的女子在走着。前次金陵大难之后,李小民很好心地将救出来后与自己曾有过亲密关系的美女们都收入了自己的后宫,以免她们在这乱世中流离失所,无法生话。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曾经与自己有为那么一段幸福的往事,若让她们流落街头,岂不是太有损自己的威严了吗?

    上次围城之时,金陵城中有二三万女子被他拼尽法力救出,那些女子都对他感激至极。除了被他收入内宫的万余美女之外,其他那些不那么漂亮又与他没有过关系的女子都被放出宫外,赏了一笔钱让她们另寻生计,并建了一个大型纺织厂供一些平民女子在里面做工挣钱养话自己。这些女子绝大部分都是宫中美女的亲人,时而会到宫中来探望。而李小民虽然暗地里派了大量鬼魂进行监视,对宫禁表面上管得却并不严,也容许她们常相来往。而在月娘的细心安排之下,也无人敢于多口,将离开金陵之后的情形详细说出来。

    她们留在金陵城中的亲人,大都被北赵军兵坑害得几乎活不下去。幸得新皇帝李市民兴兵将敌军赶走,恢复了大唐仁山,都对李市民感恩戴德,更因为听说自己的亲人被李市民与中书令李小民拼尽法力救到城外而感激不已。至于城外发生的情形,他们是不可能知道的,月娘对此很是注意,在细心布置之下,数万女子尽都守口如瓶,不让宫廷私事流传出去。

    大唐的文武百官,早就和宗室皇子们一起被抓到了北赵,成为了阶下囚。幸好李小民天生善良,慈悲为怀,拼着自己仙力大损,也要将他们的妻女救出城外。不至于她们在城破后被北赵贼冰淫辱。现在,那些美貌的女子大都在李小民的皇宫里面,尽心尽力地服侍着他,虽然一样是与亲人分别不能相见,但是被大唐至高无上的皇帝淫辱,总比被无数贼兵侮辱要强得多。

    此时在李小民的身边,有原来朝中文武百官的美女娇妻,城中富户及百牲的妻女,还有宗室亲王家中的王妃郡主,都由月娘分派成许多组。按照值日表交替服侍着大唐皇帝李市民。不管从前她们互相之间拥有什么样的血缘关系,相互间怎么称呼,现在都走姐妹相称,尽心地服侍着大唐皇帝的个人生话。每当想到一旦贼兵进城,任何美女都被贼兵淫辱折磨。不管是宗王家中的王妃、郡主还是朝廷大员的命妇、大家闺秀都对皇帝充满感激,在床上服侍起他来,更是一心想要让他快活,不管年轻的皇上要她们做什么羞耻地事,也都含羞努力去做。

    而李小民虽然每天夜里都觉得很累,可走为了安慰这些在战乱中夫去了亲人的美女们,他还是紧咬牙关,以舍己为人的大无畏精神强撑了下来,用尽力气让这些美丽女子获得夜间的性福。获得了后宫美女们一致的好评。

    皇宫之中,有了这么多美女,自然没有太监们的容身之处。绝大多数的太监都北赵军一同掳去送到汴梁。让他们继续服侍被捉去的大唐宗室皇帝藩王,偶尔有几个藏在汴梁城中的太监。也都拿了一笔遣散费,自寻生路去了。现在的皇宫里,除了上万美丽诱人女子之外,就只剩下了李小民一个男子。

    此时,李小民走出卧室,伸手揽住两个迎面走来地美女,在她们颊边轻轻香了一香,看着这两个美女相貌很是相似,年龄好象却差了一些,也搞不清她们从前是姐妹还是甥姨。只是微笑着在她们身上捏了几把,才放这两个满脸娇羞喜悦的美女去了。

    站在宽敞的庭院之中,李小民仰头望句天空。晴朗地天空之上,一个美丽至极的女子。正在天空中翩翩飞舞,身上衣裳飘荡,看上去恍若神仙一般。

    李小民心里知道,那确实是神仙无疑。只是爱欲天女现在的模样,只有他能看到,凡间的女子是看不到几位女神的模样的。

    另外三个女神,水柔天女好静,总走深深地潜在金陵城内的大明湖深处,多日也不肯出来露上一面,恍若李小民在后世论坛上见过的那些超极潜水员一般;而另外两个女神都是急躁的性子,整天跑到城外去游玩,许久不回宫来与李小民聚上一聚。

    只有爱欲天女,每天每夜在空中飘荡,庇护着这座威武壮丽的皇宫,以及里面万余美丽的女子,让李小民享受着超级幸福的生活。

    现在,李小民仰首向天,微笑呼唤道:“姐姐,下来陪我一会,好不好?”

    天空中飘舞飞翔的美丽女神.低头看着李小民。唇边露出一丝优雅的微笑,长袖飘舞,盈盈从空中落下,轻轻落在张开双嘴等待的李小民杯中。

    李小民用力抱紧从空中落下的美丽女神,张开嘴,用力吻在她的娇嫩红唇之上,舌头伸进她的樱桃小口中,与她的香舌缠绵在一起,深深地吻着她,用力吸吮着香津甜液,许久才抬起头来,微笑道:“好姐姐,爱心术第三重,今天可以施展出来了吗?”

    爱欲天女点头微笑,轻声道:“差不多了。妳这些天来勤于修练,体内的仙力,已经足够与我一同施展爱心之术了。”

    李小民心中狂喜。这些天能够让满宫上万美女倾心,若了让他高兴可以做一切事特,甚至能让一向守礼自持的清绫与从前宫中的嫔妃长辈一起服侍他,以及让几位公主愿意与现在的两个太后一同与他交欢,而且交合时都来放得很开,交欢时的淫声浪语丝毫不怕床上其他美女听到,这都是爱欲天女爱心术的功劳。若非如此,前夜那十几名宫室藩王家中的王妃郡主怎么肯与他大被同卧,一同欣喜得服侍他呢?

    这一种奇妙神术,比之李小民从前所修习的类似法术,要强上了无数倍。只用了爱心术的前两重,便能对满宫上万美女有这般强大的效力。待得本日与爱欲天女一同施展出来爱心术的第三重,这万余美女,都要彻底她倾心于他,便是千年万载,也不会改变。

    对于爱欲天女这样的描述,李小民深信不疑。她被压在地下,已经有几千万年了,可以说是历尽沧桑。让这些人间的美女对他千年不变心。还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可是,这样的神术如果没有他的协助,还是不来施展开来。经过长久以来的修练积累,李小民终于才了足够的仲力,可以施承爱心术她第三重。心中的兴奋,无可言语。

    这一对俊美至租的男女,相互携着手,飘然飞上天空,面色也越来越凝重,口中喃喃念诵着真言,一片圣洁的光辉,从他们才散出来,相整个皇宫飘然落下。

    这一对种仲券属身上散发出来的圣洁光t-k来鼓浓,渐浙笼革住了整个皇宫。所有杜于工作或乏闲坐游玩的美女。都心才所威,停下了一切活动,仰面向天。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却讹威觉到一股遏吠至租的热流。雇自己的务心中拔援流动。

    天空中,李小民的手紧紧揽住身边美女柔若无骨的纤腰细肢,面色凝重庄产,费J尽最后地力量,将那一句真言的最后几个宇,喃喃念诵出来。一团灿烂的光辉,自他身上迸发出来,恍比若灿烂的太阳一般,向整个宫廷飘然落去。

    仿若“轰”的一声,皇宫中地每一个美女。心中仿佛都亮了起来,满心的喜悦兴奋,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少年的俊美容颜。

    这些美丽的女子,同时在心中升起一股冲动。纷纷丢下手上的活计,争先恐后地从屋子里面跑出来,娇羞欢笑着,瞪大美目东张西望,到处寻找着那个少年修长挺拔的身影。

    李小民念完那一段长长的真言,只觉仙力耗界,几乎都要虚脱,幸好被爱欲天女一把抱住他,方才没有从天空中掉落下去。

    靠在爱欲天女波涛汹涌的柔软醉胸上,李小民感激地看着她,抬起头来,嘴唇吻上了她的柔嫩樱唇,心里暗暗地想着:“能同时让上万美女受到影响,这么大的本领,只怕传说中的禁咒也不过如此了吧?”

    爱欲天女微笑着,抱着李小民从空中落下去。此时的她,也法力大耗,无法再支持住自己隐形所需的法力,在空中显露出了二人的身形。

    皇宫中的上万美丽女子,不论原来是皇后、皇妃、公主还走王妃、郡主、命妇、大家闺秀、宫女、丫环或是小家碧玉、,都在满怀渴望地到处寻找着,希望能看到那个充满自己心田的英俊少年。此时他们甫一在空中出现,便有无数美女欢呼着,伸出玉臂葱指兴奋地指向他们所在的方向,欣喜欢笑着向这边跑来。

    爱欲天女渐渐落下,离地数丈高时,仅看到无敬美女在下面翘首等待,伸出玉臂举向高空,蹦跳着希望能够摸到李小民的身子。

    即使是艺高人胆大,并与这上万美女都有过亲密关杀,曾将她们干得尖叫不绝,李小民还是心中打鼓,看着这么多充满渴望的美女,微微有些胆怯,仰起头看着爱欲天女,希望她能将自己带得远一些,免得直接就这么落到这些如狼似虎的美女手中。

    可是这个时候,爱欲天女已经因仙力耗尽,手足酸软,看到下面有这么多人接着,手一软,竟将李小民从空中摔了下去!

    李小民惊呼一声,已经来不及使出飘浮术,从空中落下,摔落到无数美女温软的娇躯上。

    幸好下面的美女们早才准备,迫不及持她伸出玉臂将他抱住,拼命地凑过鲜艳樱吞,用力她吻他的脸、唇以及身体。只一贬眼间,李小民便被无数美女按在当中,香软樱唇,疯狂地印在他的脸上、身上。李小民只来得及可怜地惨叫一声,便被无数娇弱美女包围住,象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被迅速地淹没在美女的海洋里面。

    今秋时节,在金陵城外,一片繁忙的收割景象。

    除了田间耕柞的百姓之外,大批的士共也在田中来回奔忙,帮着百姓们收割根食。

    他们原来也大都是普通的农夫,经由大唐新皇征召,入伍当兵,平时里除了训练,也常来帮着百姓干农话。现在,他们已经收获了足够的粮食,只待稍作休整,便要举兵北伐,凭借御驾亲征的皇上与中书令大人仙术,一举击破北赵贼军,以雪当初被北赵贼军攻破都城、掳去太上皇之耻!

    这个时候,年轻的主君站在城头之上,望着外面繁忙的收割场面,深邃的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手指轻轻抚摸着经历多次血战的古老的城墙,喃喃吟诵出了那句在后世奇幻中被书写了无敬次的名句:

    “历史的车轮开始转动……”

    城墙下面,金黄的麦地里面,正在欣喜地收割的百姓和军士们抬起头来,敬畏地看着城墙上站立的年轻的王者,只觉得他的气质如此深远凝重,衬着头上火红的朝阳,显得如此威严,深不可侧。

    李小民默默的看着他们充满崇拜的眼神,淡淡微笑着,心里却在狂喜他呐喊着:“王者之气,我终于拥有了王者之气!看那些百牲们敬畏的目光,一定是被我这王者之气所打动,才会这样崇敬地看着我的吧?”

    金黄麦地中的百姓,却并不了解王者之气的含义。他们只是满怀敬畏地看着大唐皇帝伟岸的身影,隐隐地预感到,这位年轻有为的皇帝,将会带领他们,引领整个大唐,走向光辉灿烂的未来。

    新文尾声

    大唐的都城金陵,在朝廷鼓励工商的政革之下,经历了多年来的休养生息,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并比当年更繁荣了许多倍,渐渐已拥有天下帝都之相。

    与之相应的是,大唐的军队,经过数年的处讨西征,在大唐皇带李市民的强大仙术之下,已经击破了数国的军队,一统天下,让数国之地,尽皆成为大唐的疆土。大唐的疆域直达极北苦寒之地,便是塞外野人,闻得大唐皇帝李市民的名号,亦不敢稍有不敬。

    唯一可惜的是,在大唐军消灭了北赵之后,未能迎回被北赵掳走的太上皇。太上皇原本就是体弱多病,在汴梁城外苦居许久,留下了许多篇催人泪下的诗词和脍炙人口的,终于撤手西归,到死也未曾看到大唐军队攻下汴梁时的惨烈战况。

    而北赵掳去的那文武百官和大唐宗室子弟,也被新皇下今不必归乡,尽都派到原来北赵各地当上了地方官,用这些大唐旧巨来统辖新攻下的他区,以免生变。

    而大唐原来的太子,新皇李市民的皇兄李照,也被大唐皇带李市民封为汴梁王,让他安居汴梁,安心著书。多年之后,这位旧日的太子殿下,终于一举成名,写下了无数催人奋起的好,成为天下有名的大文豪。虽然未能登基称帝,却也是名流千古。

    除了直辖的僵土之外,大唐还常数十属国,都愿敬大唐皇帝李市民为主,恭敬地敬奉他为“天可汗”。大唐皇帝李市民之名,传播四方,成为了天下最有名的英堆物。

    李小民高高地坐在乾清宫大殿之上,面带微笑地欣赏着大殿里数十名美少女的歌舞,怀中楼着两个娇媚至极的绝美女子,却是故蜀国的皇后花蕊夫人,以及故蜀国的皇后陈丽华。

    在消灭了众多敌国之后,李小民已经成为了天下最高的生牢。而那些被灭的国家,一切尽由他发落,将原来他皇后献上以讨新皇欢心,也走迫不得已的事了。

    揽着美人纤腰,李小民的双手伸上去,握住两位旧日皇后的醉胸**,隔着华丽绸衫揉搓着,微笑着在两个绝美女子腮边亲吻着,心神畅快无比。

    这两位美女。果然是美丽至极,不枉多年多年所传的名号,陈国国君陈后主,就是为了皇后陈丽华而荒废了国事,长期被人诟病。现在国破家亡,连皇后也无法保住,都被大唐西征陈国的统帅董相虎捉来,献与了大唐皇帝李市民。

    李小民一见这名美女,便不由心动。看着陈丽华如此娇媚至极,果然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尤物。当即笑纳下来,并对董相虎大加封赏,以褒奖他有了美士先送给老大玩的高风亮节。

    而他杯中的另一位美女,却走西蜀国地皇后花蕊夫人,生得也是十分美丽端庄。她原本是西蜀国最负盛名的美女。后来被后蜀主孟怺召入宫中,册为皇后,深受后蜀生主怜爱。

    后蜀主孟怺骄奢淫逸,宫殿盖得华丽至极,里面的布置更是奢侈得今人难以想象。当初李小民在灭掉北赵。挥军西征击破了西蜀军队,亲率大军进入成都之时,看到孟怺竟然甩黄金打造的夜壶撒尿,大为不平,今人在孟怺面前将夜壶砸得粉碎,并斥责他道:“连夜壶妳都用黄金造,太奢侈了妳!尿尿用黄金器具,吃饭妳该用什么了?”

    而花蕊夫人,却是品性端庄,时常劝说孟怺要勤修国政。养兵保国。怎奈孟怺从来不听,直到最后南唐兵临城下,方才后悔未曾听贤内助之言,却已经晚了。

    当时李小民站在城前。指名要孟怺出城纳降,并献出美名传遍天下的花蕊夫人。孟怺见唐军势大,只得竖起降旗,与部下十四万守城兵将一同出城投降,这才保住了身家性命。

    而花蕊夫人在深宫中听到后蜀主献城投降,并将自己也献给大唐天子,羞怒交集,几乎自尽。幸得宫人救下,交给了李小民,被李小民按在她的香榻上宠幸了几回,食髓知味,暗自偷笑不已,从此跟着李小民远征的大军回到金陵,再也不提自杀的事了。

    李小民双手楼着两位美去,在他的胯下,跪着三个女子,却走北赵前后三个皇后,分别走赵子业、赵光、赵骏当皇帝时的三个皇后,本是妯娌之属,现在却都跪在大唐皇帝李市民的胯下,用柔滑的香舌玉手,殷勤他服侍着他。

    李小民从陈丽华腰间拿开一支手,放在当中一个美去头上,心中暗叹:“真是算妳运气,赵骇虽然杀了赵光一家,可是看妳美貌,倒把妳留下来淫弄,现在又归朕了,虽然妳是敌国的皇后,联还是会一视同仁,不会薄待妳的。”

    陈丽华娇笑着,举杯邀诗李小民饮酒,将葡萄美酒灌到他的口中。李小民大口大口他喝着美酒,心神迷醉,才揽住这位天下闻名地绝色美女,将嘴凑到她的樱唇之上,唔唔地与他深吻着,直吻得陈丽华娇躯酥软,喘息不已。

    大殿的门突然打开,一个丽人带着十余名宫女走了进来,冷冷地看了李小民一眼,淡然道:“殿下,妳怎么在这里饮酒作乐,却不去上朝?”

    见这丽人进来,几位皇后慌忙跪下行礼,娇声道:“巨妾叩见太后!”

    李小民抬眼看到走周皇后,不由笑了起来,也不站起向太后行礼,只走遥遥向她举杯笑道:“我出征许久,朝政的事,有妳不就行了吗?皇后娘娘到这边来,我有话跟妳说。

    周皇后冷哼一声,面色沉静,轻移莲步,缓缓走到李小民身边,却被他站起来一把抱住,按着她坐在白己腿上,将脸埋在她怀中乱嗅乱咬,手伸到她的衣服里抚摸着她滑腻的肌肤,隔着绸衫轻咬着酥胸微笑道:“皇后娘娘,妳的身材还是走那么诱人,朕的魂都要被妳勾走了!”

    周皇后扭动着性感的娇躯,轻声呻吟道:“好大胆子!妳这小太监,竟然敢对本后如此无礼……”

    李小民嘻嘻地笑着,与她相互说些笑话戏谑,拦腰横抱起周皇后,转身向大殿帘幕后面走去,一边扭头道:“妳们几个别愣着了,还不快过来服侍朕安歇!”

    七个刚被李小民带回金陵的亡国皇后,看到大唐太后与大唐皇帝如处情状,都看得呆了。直到一个丽人走过来,蔑视地看着如们,轻叱道:“皇上的话妳们没有听到吗?还不快过去侍候!”

    七位皇后醒过神来,慌忙答应一声,跟着这位丽人,向帘幕后面走去。

    故太子妃韦氏缓步向前走着,心中暗叹:“可惜我原来那个老公没有当上皇帝,不然的话,我现在也是皇后了!不过,我若真能当上大唐皇后,只怕现在也会在汴梁城的皇宫里,被北赵的皇帝淫辱吧?”

    她摇摇头,决定不再多想,带着七位亡国的皇后,走到帘幕后面,看到一张巨大的卧床,而李小民已经脱光了周皇后的衣裳,将她按在床上,与她肆意**着,一边按着周皇后猛于,一边抬起头来笑道:“妳们还看什么,快脱了衣服,上来服侍朕!”

    七位亡国的皇后,看得惊讶,却也不敢不听大唐皇帝的旨意,只得今羞忍辱,脱下华丽罗衫,一一解衣登榻,承受李小民的宠幸。

    李小民按着几位花蕊般的美人,干得畅快淋漓,直将七位亡国皇后都干得香汗琳漓,颤抖呻吟不绝,他还走龙精虎猛,按住几位皇后狠干不休。

    正趴在契丹皇后萧氏这名异族美女雪白的身子上于得起劲,脚步声从床边传来,一支纤纤玉手伸过来拧住李小民的耳朵,耳中听得秦贵妃娇声微笑道:“小民子,妳又在捣鬼了!我好好地在操练场操演战阵,妳又叫人请我来做什么?”

    李小民一个翻身从契丹萧皇后身上来起来,回手抱紧泰贵纪,笑道:“太后娘娘恕罪!因为今天要款待几位远道而来的美女皇后所以请妳来,让妳们几位姊妹,好好亲近亲近!”

    秦贵记身穿一身戎装,依然走那般英姿飒爽的英武美貌模样,被李小民抱在怀中,娇靥微红,轻啐一声道:“小猴儿又要胡闹!”却抵挡不住李小民的力量,被他按倒在床上,扒光了衣衫,按在床上猛干起来。

    李小民与十位美女肆意交欢,直到将这十位皇后和准皇后干得气若游丝,个个魂飞天外,李小民方才心满意足他从大床上站起身来,拉起娇躯酥软的晋国皇后,让她跪在自己脚下为自已清理舔弄,望着满床雪白性感的美女,闭目沉思着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经历,一缕深深的感动之情,在他的心中缓缓流动。

    抬起头来,穿过窗户遥望着漆黑夜空中的满天灿烂星斗,李小民唇边露出了一丝温暖的微笑,喃喃自语道:“朕平生志愿,己经接近完成了!念朕传奇一生的由来,皆出自于对奇幻的热爱。天下奇幻的读者,当以朕为榜样,每日苦读不休。只要能一心一意地沉浸其中,终有一日,也能来到自己梦想中的世界,成就一番充满传奇色彩的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