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一百五十二章:热闹的华亭
    很多时候,身为优势的一方面对弱势方,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耐心等着就是。

    任何多余的动作,都是己方不自信的一种表现。

    这是秦微白的原话。

    而李天澜无疑是自信的。

    他自信这是自己的时代,他在这个时代中可以做到绝对的无敌。

    他也足够自信,自己加上秦微白完全可以应付一切场面。

    所以他什么都没做。

    静静的看着王圣宵上蹿下跳,静静的看着江上雨他们隐忍蛰伏。

    北海王氏这一次所有的动作都非常的隐蔽。

    从这一点上足以看出王圣宵的谨慎与沉稳,为了万无一失,他甚至将一切行动的时间都拉的很长。

    这就导致了东皇宫的情报系统知道王圣宵这段时间在做什么,但至今却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王圣宵和江上雨现在都在欧陆。

    可他们的一切行动,目前看来,似乎都没有针对东皇宫的意思。

    真的没有?

    李天澜完全不信,所有人都完全不信。

    只不过是那些动作根本就没有被东皇宫的眼睛看到,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北海王氏的针对性动作没有半点痕迹,将真正的计划不断的往后拖延,充足的时间足以让王圣宵不动声色的在幕后安排好一切。

    他不急。

    李天澜也不急。

    相对于北海王氏按部就班的小心谨慎,李天澜做的就是等着。

    他等着北海王氏自认为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出手的时候。

    等着他们主动过来送死。

    李天澜没有就这个话题深入聊下去,而是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周宇,笑道:“周哥,今天这事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周宇愣了愣,随即摇摇头:“压力会有,但麻烦谈不上,我能解决。”

    “想不想离开华亭,换个环境?”

    李天澜问的直截了当。

    周宇内心一凛,想了几秒钟,沉吟道:“陛下希望我现在离开?”

    李天澜之前就跟他通过一次电话。

    电话里李天澜的态度很明确,就是希望他可以离开华亭。

    如今的华亭已经变成了太子集团和东南集团厮杀的战场,周宇看到了机会,显然也是有些野心的,不过新集团明显不打算参与到华亭的风波中来,李天澜希望他去北疆,经营的好了,那条路一点都不次于华亭,而且去北疆,  对他的个人前途和今后在新集团的地位,都要比留在华亭强的多。

    只不过这个时候离开华亭,似乎有些早了点?

    周宇有些犹豫。

    李天澜端起茶杯,  轻笑道:“周哥这是跟我见外了?还是有什么顾虑?东皇宫从来都没拿周哥当过外人,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周宇放下心来,笑了笑,坦然道:“市府和议会那边,现在对我的工作都很关心。”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突然问道:“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扑朔迷离的,议长是很希望华亭可以稳定的。”

    周宇的声音很平静。

    华亭的议长钟有为。

    太子集团如今的领袖之一,也算是如今中洲资历最老的议员了。

    “案子牵扯到他了?”

    李天澜问道。

    “目前还没有。”

    周宇点燃雪茄吸了一口:“不过应该已经有关键线索指向他了,起码也是对他不利的东西,刘向阳是个狠人,也是个聪明人,这个人经验丰富,很老辣,很难缠的。”

    “刘向阳是华亭新的理事,监察部长,监察部空降过来的,是纪文章的嫡系。”

    军师不动声色的解释了一句,怕李天澜不知道刘向阳是谁。

    周宇似乎没意识到这点,继续道:“虽然是空降,但根基还是很深厚的,华亭监察部的力量,一直都是东南集团的一部分,虽然这几年连续出了张宵华和楚江潮跟王逍遥走的很近,但在中层和基层,刘向阳的拥护者极多,做起事来也没什么压力,而他最聪明的地方就是拿下了秦辉,但却放过了孙程武。”

    李天澜先抬了抬手,看着军师道:“我知道。”

    原本打算继续解释的军师有些诧异,不明白自家对这方面的事情一向很咸鱼的老板怎么会知道这两个人,看起来,东皇宫虽然没打算插手华亭,但对这里的事情却始终都保持着关注。

    “秦辉是华亭理事之一,议会办公室主任,算是帮议长管理后院的大管家,孙程武是办公室副主任,实际上却是议长的秘书,拿下前者却放了后者,很显然,孙程武目前已经成了刘向阳放在外面的诱饵了,我有理由相信,监察部已经掌握了可以给孙程武定罪的证据,但现在他们却不动他,无疑是想要利用孙程武来调大鱼。”

    如果孙程武是诱饵,那么距离诱饵最近的,  就是现在的华亭议长钟有为。

    “现在的华亭可以说是这些年来最热闹的时候了,议会倒下了一名理事,下面方方面面的人就更多了,从刘向阳来到华亭之后,华亭下辖的区内,已经有两个区换了区长了,他有市府在后面全力支持,一名钟有为提拔起来的副市长也很危险。

    另外警察,吏部等各个部门也都有人在动,我甚至觉得,刘向阳现在已经有一定的把握动钟有为了,但他还是在蓄力,或者说,他想动的,可不止是钟有为一个。东南集团这次是打算一次性拔出太子集团在华亭的所有根基,而钟有为这块最难啃的骨头,被他们放在最后了。”

    目前分别代表东南集团和太子集团的市府和议会已经是杀红了眼的状态,吴越那边几乎是大局已定了,东南集团注定会失去那片根基,他们内部对王青雷和王逍遥多咬牙切齿不说,在注定失去吴越的情况下,他们会尽全力的借助王逍遥为了自保而提供的一些材料攻占华亭,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不亏。

    而太子集团拿下了吴越,显然又不甘心放弃他们一直没有完全拿下的华亭,钟有为一个华亭议长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各大集团必争的位置。

    而必争的另一个含义,则是必保。

    保住钟有为,  那么华亭议长的位置则会继续留在太子集团手中,到时候他们又可以拿下吴越和王青雷,太子集团因为陈方青事件造成的损失就可以得到很大的弥补,不去考虑陈方青的话,在太子集团拿下吴越又保住钟有为的情况下,他们可以说是大赚了。

    为此他们完全可以容忍刘向阳继续折腾下去,哪怕刘向阳将他们的根基完全拔除了,只要钟有为这个议长还在,那一切就都还有翻盘的希望。

    一个想要强行不亏。

    一个想要大赚特赚。

    双方局限在华亭这片战场上,神仙打架各出手段,其他集团的理事们或许会想着尽快脱身免得殃及池鱼,可周宇不同,他本身就是华亭的三号人物,甚至可以说是除了市府和议会之外的第三极,背靠着新集团的他几乎是没有破绽的,无论市府还是议会,在这种时候,都需要他的支持去打破某些僵局。

    而在这种关键时间里,周宇的支持自然不可能是免费的,他完全可以漫天要价,他所承担的那点风险,跟接下来的收益相比完全不值一提,实际上,自从刘向阳进入华亭以来,周宇已经是所获颇丰,各个部门的人事变动都可以看到他的影子,他在华亭的班底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等到最后,无论太子集团和东南集团谁胜谁负,在收拾残局的时候,都会发现新集团在华亭即便没了周宇,但却仍然有着一股不可忽视的雄厚力量已经在生根发芽了。

    而这是周宇送给新集团的礼物。

    在这种时候左右逢源壮大自己,即便自己今后会去北疆,但这股力量,也会是新集团在华亭的根基。

    而现在离开华亭的话...

    虽然也算是收获不菲,但却远远没有达到周宇的预期。

    李天澜沉思了一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现在走最好,占便宜是好事,但要适可而止,我们不插手华亭的事物,眼下所得已经够了,今后我们在华亭留下一个理事来照看这个班底就好,如果壮大的太过分的话,接下来无论是东南还是太子集团,他们在分出胜负后都会针对我们,没有必要,现在这个班底,是他们可以接受的,也是我们可以接受的,这样正合适。”

    周宇抽着雪茄,沉思了一会,点点头:“是我考虑不周了。”

    华亭的班底是他送给新集团的礼物。

    可这个班底,在不那么合适的时候,是可以被放弃的。

    新集团在大选之后攻略方向极为明确,内阁,北疆,南粤,这三点是核心,在加上一个东山。

    新集团势头很猛,但也没有余力在华亭在开一片战场了。

    留下一个谁都能接受的班底,先维持住局面在找机会,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我可以离开。”

    周宇点点头:“华亭这边,陛下和韩总来安排吧,我的建议是,适当的时候,可以对市府释放一些善意。”

    “你觉得市府会赢?”

    军师问道。

    “一个只是想不亏,一个却想大赚特赚,太贪了点。”

    周宇说道:“我比较看好市府。”

    “什么不亏和大赚,都是被陛下折腾的损失惨重的集团,起码在新集团面前,他们都算是失败者。”

    军师笑了起来,他的话很狂妄,但却带着深意:“所以我们现在有很多筹码,陛下不会亏待你的。”

    周宇下意识的看了李天澜一眼。

    李天澜也在看着他,笑道:“周哥,对下一步,有没有什么想法?”

    “不是去北疆?”

    周宇愣了愣。

    他和季安康去北疆,一个总督,一个副议长,这是之前就说好的。

    “可以去北疆,也可以去幽州。”

    李天澜笑了笑:“接下来局面可能会有变化,你们两个去北疆,浪费人才,一个就够了,如果你去北疆的话,那么季安康进内阁,掌管才正,自然会是部长,或者你进内阁,季安康去北疆,都可以。”

    决定季安康和周宇前途的时候,李狂徒还不曾认输,东皇宫也没有吞并天都炼狱,北海王氏和江上雨他们也没有打算动手。

    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那个若隐若现的同盟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寄予厚望。

    而李天澜,同样也对这次事件的结果寄予厚望。

    等这次事情结束之后,只要李天澜还活着,北疆江山的影响力无疑会大大降低,也就不需要周宇和季安康两个人去稳住局面了。

    多了一个人选,正好可以竞争更重要的位置。

    一个内阁中超重量级的部长,一个中洲最大行省的总督。

    都是无比光明的新。

    周宇笑了起来,几乎没什么犹豫:“让安康去幽州吧,他本就是副相的老部下了,相互知根知底,而且我比他年轻一些,去北疆,能更好的适应环境。”

    “可以。”

    李天澜点了点头,看着军师:“我晚上会跟老师打个招呼,接下来的事情,你来安排。”

    “老师?”

    周宇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暂时不太好解释,你想知道的话,有时间慢慢跟你说。”

    军师笑了笑,又看了看李天澜,平静道:“我会尽快跟吴老联系。”

    新集团是李天澜的新集团,可这种可以影响整个中洲的庞然大物,不可能由李天澜来主导,最起码现在不可能,那是标准的外行领导内行了,有太多的弯弯绕绕是李天澜不了解甚至理解不了的。

    目前的新集团,需要一个可以被李天澜完全信任,同时又德高望重能够服众的人来领导新集团走向正规。

    吴正敏是唯一的人选,也是新集团的旗帜人物。

    “尽快。”

    李天澜点了点头:“华亭这边的事情,也别落下。”

    “明白。”

    军师应了一声,现在东皇宫不想参与华亭的乱局,可不代表李天澜对华亭没有想法,目前只是没有机会而已,周宇这两年多,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打造出来的班底已经非常可观了,周宇去北疆,他留下来的班底又不可能都被带过去,必然需要新集团的其他人来接手,来接手这些的人不一定要对外扩张,只要稳住阵脚,等有机会的时候,新集团就可以利用这个班底在华亭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需要一个资深的副总督级担任华亭的理事,而且必须是能力极强,善于在复杂局面下获利的那种人。

    索性新集团如今虽然也处在确认的局面里,但新集团缺的人比较高端,他们缺的是有资格担任议员的人,副总督级的人选却一点都不缺。

    江浙是吴正敏用了很多年时间一手打造出来的基地,直接从江浙调人就可以了。

    敲门声打断了军师的沉思。

    房门在外被人推开了一条缝隙,服务生温柔的嗓音响了起来:“陛下,韩总,东城部长来了。”

    李天澜和一直沉默的秦微白同时站起身,笑道:“一起去接一下吧。”

    

    .。.

    logo:y190523wh:logo